The Latest

巫裔老师免费教华文,宗教学校生学掌握多语。

她是一名巫裔老师;他们是宗教学校的巫裔学生,而将她和他们联系在一起的是每个星期日的免费华文班。

这名巫裔女老师是现年35岁的华文老师卢莱茵,除了是一名全职的华文老师,她也是一名能口操流利华语的义工老师,定时为一批在宗教学校就读的巫裔学生提供免费的华文班。

从小就接受华文教育

卢莱茵在父母的安排下,早在幼儿园时期就开始接受华文教育,乃至于到小学、中学均是就读于华文源流的学校。

卢莱茵的父母当年皆是打工一族,母亲是书记,父亲则是推销员。其父母在当年将她送往华文源流学校就读,是因为他们认为能掌握多一门语言是一种优势。

小学时期的卢莱茵就读于民义华小,中学则就读于中华独立中学,大学修读商科。在成为一名全职华文老师之前,她是一名记者,也是一名翻译工作者。

卢莱茵在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时指出,既然本身拥有华文这方面的知识,那何不把这门语言和其他的马来同胞分享。

正职外办免费华文班

因为这个想法,卢莱茵决定在正职的时间以外,开办免费的华文班,并在友人的介绍下,接触了这所位于双溪毛糯Kampung Kubu Gajah的宗教学校。

“我觉得上天已经给了我很多的幸运(包括学习华文这回事),因此我觉得应该和其他人分享。”

多掌握一门语言
学生觅职有优势

对于卢莱茵而言,目前在免费华文班上课的都是就读于宗教学校的学生,她希望这些学生可以掌握多一门语言,让他们在未来踏入社会时,具备优势。

“现在他们是学宗教,因此我想倒不如教他们多一种语言,让这门语言成为他们日后在寻觅工作时的一个优势。”

她坦言,在小学时期,她并没看出掌握华文的重要性,但很庆幸的是,父母在这方面有远见。

通晓华文能在职场竞争

身为家中独生女的卢莱茵形容其父母当年的决定有如“未雨绸缪”,即便在未来,女儿在学术方面的成绩不理想,至少还有通晓华文这个“武器”,能够在职场上竞争。

卢莱茵表示,在过去的年代,巫裔家庭将小孩送到华小就读可能会遭到家里长辈的反对。

而当年的她也曾面临这样的情况。卢莱茵的祖母当时还特别担心孙女上华小后,会吃猪肉,所以为了去除祖母的顾虑,卢莱茵在小学的六年内,都会携带母亲为她准备的食物。

卢莱茵是于今年6月份开办上述所提及的免费华文班,每个星期日的早上,她都会依时前来为学生们上课。

由于免费华文班的上课场所是在宗教学校的范围内,因此男女学生们必须隔开上课,男生女生各坐在左右一旁,努莱茵则站在中间教课。

几乎零基础
20学生免费学华文

目前,有大约20名的宗教学校学生在努莱茵的教导下,免费学习华文。

由于免费华文班的学生在华文方面几乎是零基础,毕竟这语言不是这些学生的母语,因此这对于卢莱茵来说,是一项挑战。

学生上华文课反应踊跃

但让她感到开心的是,这些宗教学校的学生在得知可以上华文课时,都给予踊跃的反应。

她指出,其教法是先教导学生代词,而在学习数字方面,就是要先懂得1至10。

她说,这是因为在华文里面,每当自我介绍,很多时候都会提及日期,如生日日期或电话号码等等。

“所以我一定要他们先掌握,不止他们这一班,其他班的学生,我都是这样开始教。”

经过数个月的教导,目前这些学生懂得用简单华文做基本的自我介绍。

学习华文“过来人”
更了解学生的难题

由于本身在学习华文方面也是“过来人”,因此这让卢莱茵在教华文时更能了解学生在掌握这门语言时面对的难题。

卢莱茵坦言,当年进入幼儿园就读时,会觉得很吃力,但打好基础后,上华小就不是难题。

在当年老师的建议下,卢莱茵小学毕业后,其父母将她送入吉隆坡中华独中就读。

由于卢莱茵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有一半是在华裔社会中度过,这无形中让她在说华语时,表现得“很马来西亚的华裔”。

在访问中,她的用词包括了“酱子咯”、“公私”(分享,kongsi)等等。

教学初会用马来文作比较

现在的卢莱茵在教导华文时,为了让这些巫裔学生们更容易吸收课堂上的知识,因此在初期的阶段,她一般上都会用马来文作比较。

她举例,在教导学生“我的”这两个字时,需要作出更多的解释,比较这和马来文的说法有差异。

“我的书,马来文的说法是‘buku saya’,一般上没有‘punya’(的),那为什么华文会有punya(的)这个字?

“我又将这个字和一些华人讲马来文的用语联系起来,如有时我们会听见‘wa punya nama’(我的名字),‘lu punya nama apa’等等的用语。”

卢莱茵坦言,需要通过这么一个方式,以让学生们对华文有更深的了解。

宗教自由语言也自由

虽然坚守穆斯林的戒律,但在卢莱茵的观念里,宗教是自由的,语言也是自由的。

她说,感到很满意也很光荣因为可以和巫裔一起奋斗掌握华语。

“这里他们(宗教学校的负责人)很接受我,他们很欢迎(我)来教这些学生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