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业者为吸引游客到访,申遗助咖啡店起死回生。

传统咖啡店茶餐业逐年减少,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将从全马300家咖啡店和餐馆中筛选“申遗”,以助趋向没落逆境的传统咖啡店起死回生!

对于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准备申请把我国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列为文化遗产,《南洋商报》记者抽样访问雪隆和森州境内一些传统咖啡店业者,他们普遍对有关建议大表欢迎,认为此举有助吸引饕客及游客到访。

受访的业者声称,此举能让逐渐没落的传统咖啡店展现不同的新面貌,而雪隆咖啡茶餐商公会果、森州咖啡酒餐旅商公会领导层也表示支持,尤其希望将海南咖啡店茶餐业发扬光大。

海南咖啡是我国独有的咖啡。

海南咖啡大马独有

据了解,海南咖啡是我国独有咖啡,也是早期海南人南来大马,结合西方及海南籍贯研制的风味咖啡,很多海南人在开设咖啡店的同时,也一并售卖推广海南美食如生熟蛋、炭烧面包、蛋糕、鸡扒及鸡饭美食。

由于早期海南咖啡店没有烹煮猪肉,属于清真茶餐室,因此吸引大批巫裔同胞光顾;一些位于郊外地区,远近驰名的海南传统咖啡店,至今仍广受各族群欢迎,还吸引游客光顾。

惟,基于很多海南咖啡店近年来因没接班人渐渐结业减少,不少业者也忧虑传统咖啡店将走向没落 ,成为夕阳行业。当然,也有一些传统咖啡店业者为了赶上时代洪流,大胆创新,敢敢转型 。

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日前和国家遗产局官员会商,探讨把传统咖啡店茶餐业申请列为文化遗产。

何子孟:肯定传统咖啡业

入遗有助国家经济发展

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长拿督何子孟说,该会准备收集更齐全和详细资料,通过国家文物局向联合国教科文机构申请把我国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列文化遗产。

他认为,一旦传统咖啡店文化成功入遗,不但是对全国的传统咖啡业的一项肯定,也有助国家经济发展,尤其是旅游业。

该会将通过过去推出的“一百家最具风味传统咖啡茶餐室”三本书籍的300家咖啡店或餐馆中,筛选出适当的咖啡店茶餐业,申请列入文化遗产,早前也和国家遗产发展局世界文化遗产组主任莫哈末沙林阿都拉会商,探讨此事。

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将从《一百家最具风味传统咖啡茶餐室》书籍中选出适当的咖啡店茶餐业,申请列入文化遗产。

没接班人传统咖啡店买少见少

芙蓉市一带的传统咖啡店屈手可指,主要是没接班人及新咖啡店及美食中心的崛起;反观在瓜拉庇劳、马口、知知港还有传统的咖啡店。

据了解,他们甚至还保存着炒咖啡粉的传统做法,有者还会依据当地顾客的口味,在炒咖啡时加入芝麻、绿豆、焦糖及烟草叶等。

吉隆坡地区咖啡和茶餐室业者则认为,以往传统咖啡店多,但如今很多已结业,传统咖啡店可谓买少见少。

也有业者认为,茶餐室列为文化遗产不一定能帮助到生意,反之不少顾客在社媒宣传,倒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到来。他们也说,除了冲茶,现在的传统咖啡店也有售卖面条等其他食品,以维持生意。

王锡发坚持即点即泡冲泡海南咖啡,以保存咖啡传统风味。

新逢安茶餐室东主王锡发:长者喝早茶聚会地方

传统咖啡店是市民尤其是年长者喝早茶聚会聊天的地方,也是极具人情味的咖啡店,惟因为没有接班人许多传统咖啡店日益减少,结束营业。幸好我儿子愿意接班,即使我退休也不至于让“父传”行业没落。

早期海南人南来大马没地方落脚工作,多是替洋人打工,学泡咖啡、做面包及蛋糕,过后随着洋人离开,海南人则自己开海南咖啡店,一并推出海南美食如糕点、手工包、海南面、鸡饭及鸡扒等,我父亲经营时期也是有售卖海南糕点及面包。

新海口茶餐室业者保持以传统方式泡茶及咖啡。

我是咖啡店第二代接班人,接手经营咖啡店至今已39年,接手初期咖啡店还是自行炒咖啡店,过后因为工作繁多,利润不高,所以只能向咖啡店购买咖啡粉,但我们坚持即点即泡方式冲泡海南咖啡,以保存咖啡传统风味,同时也会依据顾客的口味冲泡咖啡。

由于人手不足,加上时代的转变,我除了卖海南咖啡及炭烧面包,也售卖云吞面。

对于将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列为文化遗产不仅对传统咖啡店的肯定,还有助于吸引更多饕客及旅客前来享用海南咖啡及美食。

南洲茶餐室位于吉隆坡市中心地带。

南洲茶餐室业主黄先生:——茶餐室顾客固定

一直都在吉隆坡市中心的茶餐室从1940年多开始营业,我是第三或第四代传人。除了冲茶,现在经营的传统咖啡店也有售卖鸡饭与面条。

有收到我国准备申请将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列为文化遗产的消息,但刚接手茶餐室不久,没有时间去细读条例理解及申请,也觉得加入与否的影响不大,不确定列入文化遗产的茶餐室生意会否增加,有多少旅团会真正到来消费。

黄先生

现在经济放缓,生意没有很好但还能经营,茶餐室有固定顾客。做生意都要靠自己努力,茶餐室最重要的是好吃与便宜,有顾客在社媒帮忙推广。旅游方面,一般会到茶餐室消费的都是背包客,包括亚洲与西方背包客,他们之后也会在社媒上宣传。

雪隆咖啡茶餐商公会会长李昭汉:——传统茶室南洋风情

会有计划去带动统的咖啡店“申遗”转型,包括提升装潢、冲泡方式等等,我们也都有向会员传达消息。目前公会旗下有200多名会员。

在繁忙的城市区,传统咖啡店因饮食价格合理,仍吸引人潮到来,大部分城市咖啡店不是面对人潮少的问题,反而是租金太贵,好比有的业者以前月租才1000令吉,如今涨至逾1万令吉。

咖啡店业者也有心酸的事,租金太高,百物上涨,茶水起20仙就会被顾客投诉,但连锁店普通咖啡7至8令吉一杯,大家却心甘情愿付费。在人手方面,本地冲茶老师傅渐退休,大多数没有接班人,改由外劳代劳。

无论如何,我觉得传统咖啡店有能力永续经营,例如近日在茨厂街就有不少老店稍装修后改为传统茶室,甚到特以仿旧的云石桌、黑椅为特色,吸引不少人及游客体验南洋风情。当然,也有一些老业者退休后由新生代接手生意,改用咖啡屋概念经济,蛮有特色。

刘扬梗
森美兰咖啡酒餐旅商公会会长刘扬梗:发扬传统咖啡店

海南人创办出的新口味咖啡,是独树一格的咖啡风味,只有大马才有的风味,而且海南咖啡有一段历史由来故事,早年前辈从海南岛南来马来西亚,因找不到工作,很多前辈因而替洋人打工,了解到洋人午茶习惯。

随着洋人离开,海南前辈存有一些钱后,也将咖啡融入自己的风味,开启了咖啡店,将海南风味咖啡带起来,推出海南咖啡、生熟蛋、炭烧面包、蛋糕等。

海南咖啡是世界上少有的文化,却在我国创启了新口味,公会力支持总会将我国传统咖啡店申请列为文化遗产,将传统咖啡店发扬光大。

森州咖啡酒餐旅商公会有200余名会员,其中经营传统咖啡店的会员超过100人,而森州经典传统咖啡店有30间,但这些咖啡店皆在郊区。

咖啡店茶水利润不高,熟食才是吸引顾客的来源,总会已成立以我为首的研究小组,进而探讨及寻出方案,并视香港茶餐室营业模式为目标,将传统咖啡店带到另一个新里程碑;总会也委派我到台湾餐馆他们的机器展,以便将机械化带入咖啡行业,从而减少人手。

时下年轻人有开设咖啡店创业的目标,但对咖啡店却没有概念,公会也会探讨在网页上为年轻创业者提供相关意见。

李昭郿

新海口茶餐室业者李昭郿:顾客社媒宣传

茶餐室已有90多年历史,由父亲传下,我们是第二代传人。生意有竞争,不容易做,但在这里经营多年,已有固定顾客,多数顾客都是附近的上班人士与生意人。 我哥哥是茶餐室的负责人,也是雪隆咖啡茶餐商公会会长,由他负责是否申请将茶餐室列为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遗产。我就不会申请,因为顾客会在面簿等社媒帮忙宣传,有人看了后就会到来茶餐室消费。

韩富畴改良祖父传下的包点制作法,研发了独特的臭豆包,吸引州内外游客到来品尝购买。

林茂高岛新协昌茶餐室东主韩富畴:改良祖传臭豆包

新协昌茶餐室是我祖父开设的,过后传给父亲,然后再由我接受,我是传统咖啡店第三代传人;由于祖父传下的包点做法不合适,我于是加以改良,并研发了独特的臭豆包,吸引州内外游客到来品尝购买。

传统咖啡店工作辛苦,手工包的制作程序繁杂,几乎是全手工包,我仅通过仪器碾平粉团,所以必须每日清晨3时起身开始制作包点,直到晚上7时才关店休息,这也造成下一代不愿接手。

基于没接班人,又不愿把包点制作法外传,我只能尽量做直到退休。

古早味是现代人找寻的风味,只要将咖啡店稍作装潢,至少达至半新旧的装潢生意还是可以经营,我支持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申请把我国的传统咖啡店茶餐业文化,列为文化遗产,吸引更多人光顾。

新闻来源: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