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政治动乱启动“B计划”香港富豪纷逃海外避风港!

受最近几周引发香港机场瘫痪和警民街头冲突的政治动乱影响,当地的富裕阶层开始积极寻觅海外避风港,物色伦敦和里斯本等地的高端物业,并向移民律师咨询相关事宜。

在亚洲、欧洲和美国设有分支机构的豪华物业代理公司Luxury Portfolio International总裁安东(Stephanie Anton)说:“这些高净值人士并非想要一走了之,而是希望为自己准备一份随时启动的备用计划。”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拥有700万人口,并且是全球超级富豪最集中的地区之一。然而,过去两个多月的示威活动对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房地产经纪公司和移民律师表示,富裕阶层正在筹备应急方案,以防事态进一步恶化。在香港富豪移民兴趣日益浓厚之下,那些推出“投资移民”项目的地区和香港的旧宗主国——英国可能从中受益。

移民律师贾法利(Raez H. Jafri)称,自6月中旬一项暂时搁置的引渡法案导致抗议活动爆发以来,已有4户地位显赫的香港家庭聘请其协助他们办理移民事宜。该引渡法案允许中国政府将被控犯有某些罪行的嫌疑人从半自治的香港引渡至内地受审。

国际律师事务所Withers Worldwide 驻纽约合伙人贾法利说:“我的大部分客户都财力雄厚。长期以来,香港是一个良好的税收管辖区,从殖民地时期便保持其独特性。因此,对于这4个颇具影响力的家庭而言,在最近6到8周内做出移民决定也是合情合理。”

据他介绍,有3户家庭打算申请欧洲护照,其中一户已经在意大利购置了一栋大型别墅并计划申请该国的居留许可,另一户则计划在瑞士通过购房方式获得居留权。第四户家庭打算申请美国居留权。

上月,全球最大的移民投资律师事务所之一——Henley & Partners首席执行员史特芬(Juerg Steffen)博士在邮件中称,6月和7月香港居民的咨询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一倍不止。

“由于抗议活动持续升级,香港富豪的移民兴趣和咨询量大幅攀升。”

除了政治因素以外,他认为咨询量激增的原因在于,全球富裕阶层对购置多地住房的兴趣渐浓。

“我们希望政治动乱只是富人选择移民海外的原因之一。如今,世界各地的高净值人士逐渐倾向于寻求超越传统财富观的全新财富保值和避险途径,他们需要与时俱进的21世纪财富保障和保险策略。”

他称,实际上,许多渴望获得海外住房和居住权的香港客户并不打算搬离香港。对于他们来说,海外居留权或公民身份的吸引力在于,其相当于一个以备不时之需的“B计划”。

多位律师和房地产经纪人表示,愈演愈烈的动乱催生了香港居民对“黄金签证”的需求。这类签证项目通常是以大额投资来换取某个国家的居留许可,主要是在欧洲国家和大马推行。

《路透社》上月报道,申请马来西亚居留计划的香港居民数量比去年获批人数激增约30%。

这并非香港居民第一次因担忧中国对香港的过度干预而寻求移民海外。

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归还给中国。按照“一国两制”构想,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将保持50年不变,直至2047年。在移交主权之前,英国政府颁发了一种特殊身份护照——名为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所有在1997年以前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当地人均可申请该护照。

2015至2016年,由于香港和内地之间爆发了一系列政治纷争,海外签证和护照的申请量大幅飙升。《路透社》报道,申请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人数激增。该护照不授予英国居留权,但准许持有者免签入境。

如今,香港居民再次将目光投向英国,以制定应急计划,尽管英国此时正深陷脱欧引发的政治动荡之中。

据两家总部设在伦敦的房地产代理公司和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前来物色伦敦市中心高端物业的香港富豪陡然增多。

英国房地产经纪公司Aston Chase总监波拉克(Mark Pollack)在8月中旬的声明中说:“许多潜在购房者提到,促使他们来此置业的主要原因正是香港的政治动乱。仅在过去两周,我们就接到了4次颇有诚意的高端物业询盘。”

由于伦敦的住宅价格较2014至15年峰值已下挫约20%,加之英镑兑其他货币跌幅惨重,当地房地产市场对投资者别具吸引力。

伦敦房地产代理公司Tavistock Bow总经理李德(Jamie Read)表示,该公司注意到,从长远角度考虑房产价值的香港买家有所增加。

“在近期登记的买家中,我注意到一个变化,他们不再过度关注收益率或资本增长潜力,反而更加看重伦敦作为长期财富避风港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