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UPSR前不可放假!华小出现混乱场面。

教育部临时发出通告指示小六检定考试(UPSR)前不可放假,导致国内许多华小今日为进行考场布置,在缺乏教室的情况,只好将学生移往礼堂、食堂等处,上述情况也导致上下午班交替期间出现混乱场面。

小六检定考试今年将于本月4日至5日,及10日至12日举行。鉴于学校必须向小六考生模拟真实考试情况,以及安排考场布置等,大部分学校都会在这一天安排部分学生不必到校上课,避免出现课室不足,学生无处可去的情况。

不过,根据了解,许多华小于本月1日(周日)才接获教育部发出通告,指9月3日和6日学校不得放假,所有学生必须返校上课,老师必须为学生点名报到。

据悉,许多华小对于临时接获教育部的通告感到“措手不及”,因为有些学校早已通知学生周二(3日)无需到校,在接获教育部的通告后只能临时透过社交媒体向家长传达讯息。

此外,由于大部份的班级已作为考场,校方也临时无法安排课室安顿学生,只能让学生到礼堂和食堂集合在不是很舒适的情况下,完成学校临时安排的活动。

课室转为考场而同时教师受委派到非原校负责监考工作,以致出现场面小混乱的学校,大多来自雪州考生人数居多的学校,包括八打灵再也育才学校、加影育华学校、安邦二校及班达马兰B校等。

安邦二校家协主席陈友胜向《东方日报》指出,家长无法理解为何回到学校上课的学生却没有课室可以上课,而没课室情况下为何还要学生上课。

他说,安邦二校每级有10班学生,分上下午班,转为考场的课室大约有20间。短时间内学校难以安排让近800位学生的活动,只能让学生在有盖篮球场观赏影片。

“我本身是家长,我认为反正没课室,没上课的话,家长会安排孩子活动,而往年学校在小六检定考试前一天,非考生并不需要回校上课。”

汉民华小董事长拿督罗文森指出,该校考生高达600多人,而且学校也是分上下午班,能用的课室几乎都转为考场,而且教师都前往其他学监督,学校只好给学生在礼堂安排讲座。

他提到,往年学校在小六检定考前让四年级与五年级学生放假,让家长给学生安排安亲班,惟今天给学生在礼堂安排讲座,已是尽量协调。

在新山方面,也有部份学校受到影响,其中包括士姑来国光一校。该校校长戴庆华指出,该校最近才收到新山县教育局的通知,然而有关休假的通知书已发出,因此只能通过学校广播、校车司机、家教协会等管道,通知家长今日的休假被迫取消,请家长将学生送来上课。

他表示,由于小六检定考试的前期准备时间只有一天,除了布置考场外,也有许多关于考试的会议和文书工作等需要老师的帮助,因此校方一直以来都以安排部分学生休假,避免出现校内空间不足,学生无法上课、也无法活动的情况。

“我知道这一次的情况,是由于一些社团组织的投诉所致。但校方的休假安排是轮流制度的,每个非考试班级都会轮流休假和回来上课,校方也会布置作业让学生回去温习,绝不是无故休假。”

他透露,今年该校考生约470人,每间考场却仅能容纳25名考生,因此考试期间学校将有19间课室被征用为考场。除了原本安排到校上课的学生外,其他学生今天都只能在礼堂内,参与学校举办的“阅读会”。

他反映上下午班的交替时间,下午班学生则被迫挤在面积不是很大的食堂内阅读,有些则是席地而坐,场面混乱而闷热,老师们只能尽力维持持续,影响学生人数约1500人。

他强调,身为教育教育工作者,他能够接受非教育界人士的建议和指教,但他认为学校自主权则应该交回校方身上。

没有课室上课的学生,只能坐在走廊上,等待校方的安排。
没有课室上课的学生,只能坐在走廊上,等待校方的安排。

没暴晒呆坐 让学生自习

尽管有许多老师被派出外参与监考工作,不过巴生班达马兰B校并没有让学生整天“凉”在一块或“曝晒”在太阳底下,相反会让学生自习。

该校消息指出,由于小六检定考试将近,教育局确实指示非考试天不许放假,所以校方只能呼吁学生回校,即便没有老师也可自习,并非被逼凉在一旁或呆坐整天。

校方指出,该校属于上下午班制,在上课时间交替,则会显示大量学生坐在外面等待的误解。因此,网络上流传大量照片,其实部分学生坐著等待是上午班,另一部分是下午班的学生。

“其实,当天学校在布置考场,上午班学生被安排在平时周会的地方等待,老师则在旁向学生交待事宜,整个过程不超过20分钟,并非整天被逼曝晒在太阳底下。”

校方透露,尽管非考试期间回校,校方会安排学生轮流上课,大部分学生都会安顿在礼堂。如果老师有监考任务不在学校,校方则会交待且安排学生学生自习。

“校方放假没守规 不该怪罪家总”

雪隆有华小因明天考小六检定考试提前一天排桌椅当考场选择让学生放假,但却遭投诉使到学生回校呆坐地上;而家总主席黄华生指出,这是有关华小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不能怪罪于家总。

黄华生指出,据他所知,部分华小执行者在没有通知教育部的情况下,擅自放假的行为并非首次发生,而事情的关键并非放假多少天,而是没有把教育部的条规放在眼里。

他说,因遭家长投诉而取消假期的学校当中,相信也有家长或相关人士心有不甘,从而在面子书攻击家总,这是要不得的行为,因这错在校方。

他接受《东方日报》电访时指出,教育部早已明文规定了课程课纲及上课天数,一旦校方要放假则可以提出申请,但部分华小往往不遵守规则。

他称,当有些华小执行者不遵守规则成为了一种习惯,容易衍生滥权甚至是贪污的问题,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他也指出,所有源流的学校都需要考试,却不见有国小擅自放假一天,因此教育总监得悉此事后,及时阻止,使到校方重新发出通知。

另外,一名不愿具名的小学校长指出,根据教育局规定,非考生在小六检定考试期间本就必须到学校继续上课,若校方欲让部分学生休假,则需要另外向教育局申请。

“教育局今年比较严格,然而,即使让所有学生到学校上课,校方也会因空间场地不足无法现场教课,校方和行政人员需要提前安排学生可以同时进行的大型活动,如阅读会或是朗读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