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收入追不上物价 霹小园主叹胶价低迷

1公斤橡胶买不到1公斤番薯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确实反映原产品无价,中下层贫穷线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目前胶价行情是每公斤胶丸徘徊在2至2令吉20仙之间,即湿胶丸每公斤2令吉,干胶丸每公斤2令吉40仙。

反观1980年代前被视为贱物无价的番薯,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每公斤售价介于2令吉50仙至3令吉,这个价格还是本地生产,如由外国入口的印尼番薯与日本番薯更是贵了将近一倍。

霹雳州受访的小园主认为,由此可见,人民的收入根本就追不上物价,因此,政府应当落力的搞好国家经济,尤其是向外国推荐大马的原产品,以改善人民的生活。

刘宝健。

江沙宁罗村长刘宝健向《南洋商报》表示,虽然胶价跌破2令吉20仙,政府将会给予补贴,以弥补小园主的损失,但这并非良策,只是治标不治本,无法有效改善小园主与割胶工人的窘境。

他指出,其实政府应当大力的向国外推销原产品,才是具体有效的行动。

他认为,只有外国大量购买大马的橡胶,才能改善小园主与割胶工人的生活。

“根据目前的胶价行情,小园主若无聘工人而是亲自割胶,还可以养家糊口,一旦雇用工人割胶,对比分额,就无利益可图,在此情况下,对于割胶工人来讲,生活就艰苦。”

一般上,割胶工人一天必须割胶四五亩,才可赚到整百令吉。

割胶5亩仅赚百元

他说,以目前的胶价行情来讲,一名割胶工人一天必须至少割胶5亩,才可以赚到整百令吉,以维持一家人生活。

惟他指出,扣除雨季,以及橡胶树新陈代谢的自然生息等,实际上全年的割胶日只剩七八个月而已。

他表示,胶价低迷情况已持续了四五年,约有30至40%的割胶工人因割胶赚不到钱,已纷纷转行改当建筑工人,至少每日可赚取100令吉的工资。

梁德坤。

30%江沙小园主改种榴梿

橡胶持续多年无价,以及小园主向大马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申请翻种金无下落等因素冲击下,江沙区约有20至30%的小园主近年来陆续弃橡胶树,改种热门猫山王与黑刺品种榴梿树。

江沙小园主梁德坤指出,一些小园主也因橡胶无价而宁愿暂停割胶,以待胶价回扬好价时,才重拾胶刀。

他认为,在这非常时期,政府应当搞好中国的关系,向中国大力推销原产品,提高橡胶价格,而非屡访日本,这对原产品无带来实际效益。

他说,由于橡胶无价多年,去年改朝换代后,小园主们都寄望政府可以推展原产品市场,扭转逆势,惟一年后,仍未见有任何成果。

“普通日子1亩橡胶园仅可采割获约20公斤胶汁,但遇旱季时就仅剩17或18公斤而已,因此,村内的割胶工人都是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进胶园割胶,忙碌三四个小时,可以割获三四亩的胶汁,然后再往茶餐室兼职,或是到建筑工地工作,一天做两份工,才足以养家。”

嘛嘛餐厅也没生意

胶价低迷,嘛嘛餐厅门可罗雀,生意受影响。

梁德坤说,原产品无价,冲击市场消费率。

目前,在迷你市场可见到友族同胞精打细算地购物,不似原产品好价时,任意购买,同时嘛嘛餐厅也显得冷清,市场非常淡静。

他表示,百物高涨,但原产品无价,小园主与胶工怎能不叫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