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父收养印裔童为义子 异族兄弟携手护家业

生活原本毫无交集的杂货店华裔东主的4名孩子与菜园印裔女工的幼子,因为杂货店东主40年前的一个决定而成为异族兄弟姐妹,兄弟3人更一起携手为家族生意打拼、一起守护家业。

当年仅9岁的拉梅什,获杂货店东主刘锦漳收养为义子,并在进入刘家后,依据年龄排在大哥福祥、二姐美珠、三姐美珍的后面,成为家中“第四个”孩子,下还有一名弟弟福祺。

毫无交集的刘福祥(右)与拉梅什,因为父亲40年前的一个决定,让他们成为异族兄弟,并一起为家族生意打拼、一起守护家业。

虽然,刘家4兄弟姐妹与拉梅什毫无血缘关系,可是他们的感情像其他家庭的兄弟一样牢固,不因肤色不同而产生距离,拉梅什也是刘家不可或缺的一分子。

刘福祥(60岁)对《星洲日报》表示,40年前的拉梅什年仅9岁,他每天随母亲到新山甘拔士一个菜园种菜,并经菜园园主介绍认识了父亲。

他说,当时园主不忍年纪小小的拉梅什随母亲种菜,于是询问开设杂货店的父亲是否愿意聘请拉梅什当帮手;父亲征得拉梅什母亲同意后,就安排拉梅什到店里帮忙,并住在家里和他们一起生活。

拉梅什(49岁)说,其生父在他出世前便因一场意外离世,他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2兄、2姐,家里十分穷,也没上学,只能随母亲种菜,一直遇到义父才改变他的人生。

义父安排华小上课

他表示,义父在他进入刘家后不到半年曾安排他到华小上课,但是他生性害羞,加上当时不会说华语,觉得一人在校很寂寞,所以婉拒了义父的好意,全心在杂货店帮忙。

他说:“我母亲1年后发生车祸离世,我当时请假回家奔丧。义父有来探望我,当时姐姐问我要跟她生活,还是跟老板,我选择了老板。”

他后来知道在刘家打工时,母亲曾二度探望他,不过他当时出外卖杂货;母亲也拜托义父收养他当义子。

在母亲的丧礼后,刘锦漳就把拉梅什看作自己的儿子,并向其他孩子表示他是干儿子,要好好与他相处,除了不可以“欺负”他之外,对外人介绍时也如此称呼。

因为皮肤黝黑,刘锦漳和孩子都称拉梅什为“阿乌”,拉梅什也不以为意。

他说:“我以前和义父出外送货时,义父都会向大家介绍我是他的干儿子。有次,一名餐馆老板问义父,为何你的干儿子长得黑黑的,义父没有生气,反而说是因为我出生时没有电,所以就长得黑黑的。”

“我在刘家一直称呼义父和义母为‘安哥’、‘安娣’,直到我结婚当天向义父和义母敬茶时,义父要我改口称他为爸爸,称义母为妈妈。”

学潮州话与兄弟姐妹沟通

拉梅什进入刘家最初以马来文和义父、义母沟通,至于其他兄弟姐妹年纪还小,马来文并不好,但是他后来学会潮州话后,就能与兄弟姐妹沟通自如。

他说:“我大概用了1年学会潮州话,约3年才学会华语。因为家里讲潮州话,所以很快学会,华语则是在做生意时,频频与华裔顾客接触才学会。”

刘福祥说,他忘了当时怎样和拉梅什沟通,应该是指手划脚吧,虽然如此,他们没有隔阂,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兄弟。

他说:“兄弟之间的争吵难免,尤其是玩耍的时候,何况当时年纪小。但是,我们吵后很快便重归于好,没有放在心里。”

如今,刘家已进入第三代,拉梅什也自组家庭并搬了出来,可是他的孩子与其他堂兄弟姐妹都能玩在一起,像第二代般不分你我。

拉梅什说,凡是母亲节、中秋节等节日聚餐,尤其是除夕的团圆饭,大家都会出席。

刘家在1981年结束杂货店,改而从事酱料生意,如今酱料工厂也由刘福祥、拉梅什和刘福祺打理,兄弟一起携手打拼。

刘福祥表示,拉梅什在酱料工厂的工作不少,他除了每天先到工厂开门、晚上锁门,还得负责酱油的处理工作,如装瓶、调和等。

义父拿3万筹办拉梅什婚礼

刘锦漳于2011年病逝,他在世时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孩子该有的从来不少拉梅什一份;拉梅什筹办婚礼时,他也拿出3万令吉来筹办。

拉梅什小时候身体虚弱,常常生病,刘锦漳的妻子林莲妹也每星期熬煮中药给他强身。

对于父亲当年认养拉梅什为义子的决定,刘福祥说,虽然父亲从未提起有关决定,不过他认为这是他们的缘分。

他说:“为何父亲要认养义子?为何认养的义子不是别人而是拉梅什?这一切似乎冥冥中已注定。”

婚后搬离家被义父骂

拉梅什表示,他婚后仍住在义父的家,可是自有了第三个孩子后,他觉得要自组小家庭,要搬离义父家,可是不敢向义父开口,因为一定会挨骂。

他说:“我在新山武吉英达花园买了房子,一直不敢给义父知道,然后我趁义父去中国旅行时搬家。”

“义父旅行回来知道后,当然是臭骂我一顿,问我为何搬出去。不过,他很快就气消,我都是在厂里工作,而且回义父家吃晚餐,他每天都能见到我。”

拉梅什说,他在义父离世时非常难过也很不适应,每次回到义父家都会感觉少了些什么。

他说:“以前义父回到家,就会问‘我的干儿子在哪里’。义父很喜欢园艺,也喜欢经常更换花盆的位置,他最爱叫我帮忙搬动花盆,我也乐于出力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