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全面开放免失传·锺灵独中师生 说方言

鐘灵中学3年前开始鼓励学生多讲方言。

3年前,槟城锺灵独中首开先河,抛开“多讲华语、少讲方言”的历史枷锁,灌输学生掌握籍贯语言的重要性,鼓励学生在家与长辈多用方言沟通,以免籍贯语言文化失传。

去年杪,校方开始思考这两三年来的推动工作,是要继续走下去,还是就此作罢?

吴维城:环境改变才能有不同结果

锺灵独中校长吴维城说,校方觉得还是有很多学生无法掌握方言,因此觉得有必要继续推动下去,但不能如3年前的做法了。

“过去3年我们只是鼓励学生在家多讲方言,以期他们不会拒绝学习方言,然而成效并不大。”

他强调,扩大语言的学习,不只是听和看,而是要多讲以及有应用的机会,才能真切学习到。

“如果学生在家不习惯讲方言或是选择不讲,那校方再多加鼓励也是行不通的;我们在想,如果有一班朋友一起讲,学生可能因为好奇或觉得有趣,而愿意加以学习。”

吴维城说,唯有环境改变,才能出现不同结果。

就因为这个理念,钟灵独中再跨前一步,于今年全面开放,让全校师生在校园私下闲聊之时,可自由使用方言。

善用大马多语环境

追溯回3年前,为何会有概念要学生多掌握方言,吴维城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记者访问时说,他有一次到国外,外国人赞扬大马学生的语言能力相当强,包括了方言。

他说,这是大马独特的地方,因为有这样的环境,孩子不只掌握主要的三语,也懂得方言,而这特色不应消失。

“可是,我想了又想,我们的下一代是否仍具有讲方言的能力?”

他说,大马拥有多语言的良好环境,应加以善用,最重要是,对孩子未来有帮助的事项,就要想办法去落实。

因这样的一个想法,促成了锺灵独中鼓励学生多讲方言的第一波努力。

沈彤恩、黄靖霓、练芷瑄及郭嘉莉对于校方开放让师生能私下以方言沟通大表赞同,也乐得学习或传授方言给身边的朋友。
曾鼓励学生在家多讲方言

吴维城坦言,校方在过去3年并不算很大推学生讲方言,学生在学校依旧只能用华语、英语或马来语沟通,方言则是校方鼓励学生在家时,要多讲多学。

他说,校方当时是思考方言所存在的问题,若年轻一代或下一代不会讲方言,方言将渐渐流失。

“学校向来只鼓励学生讲华语、英语或马来语,甚至有校规是禁止学生讲方言的,长此发展下去,下一代可能已不能掌握方言了。

“所以,那时候,我们就考虑如何推动学生学习方言,同时也咨询了老前辈的想法,尤其是当年为何有‘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的运动。”

吴维城说,过去3年,锺灵独中并未全面开放师生讲方言的运动,毕竟学校担心开放后,导致校园文化与纪律受影响。因此,仅是鼓励学生在家与长辈多用方言沟通。

他说,在校方向学生灌输这方面的意识后,学生也比较愿意去学习及使用方言。

此外,虽然过去的3年,锺灵独中无法全面开放让学生在校园讲方言,不过,校方批准学生在节目表演里,如舞蹈、班歌比赛中,穿插一些籍贯文化或用方言表达,甚至还举办方言歌唱比赛。

吴维城:“学校之后会开始物色一些方言专才,以针对不同的方言给学生们讲解,期待相关单位主动联络我们,以安排适合的日期与时间,为学生们办方言培训营或讲座。”

授课或公事不行用方言

为了更有效传承与延续方言的生命,锺灵独中于今年采大胆举措,开放方言在校园的运用,就在今年该校举办新春大团拜的活动上,数名副校长及主任,用各自的方言向全体师生贺年,全校上下当时很振奋,也寓意这项方言的计划正式推展。

不过,吴维城补充,教师在课堂授课以及公事上,媒介语依旧必须是华语、英语或马来语,毕竟,并非所有学生都懂得所有方言。

“私底下的沟通,学生、老师或师生,可以用方言交谈,授课或公事上则不行。”

家长不反对学生掌握方言

从过去3年的鼓励至今年的全面开放,锺灵独中在推动讲方言一事上,并未接获反对的意见,吴维城还向10多名学生家长了解他们的想法,家长的反馈是正面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家长说不行或不应这么做(推动讲方言),有些家长还表示自己也不懂得方言,因此不反对学校鼓励学生掌握方言。”

锺灵独中目前学生总人数控制在1800人以内,教师则有150人,吴维城说,学校是教育孩子的地方,除了教导学生学术、待人处事及才艺,也包括学生的未来生存与竞争能力,以及对中华文化的传承。

“我们不能忽略孩子与未来的接轨,所以学校也推动英语的学习,因为英语与国际接轨;而掌握方言,能让我们的孩子到国外时,如台湾(闽南语)或香港(广东话),更利便相处上的需要。”

“大马学生去到国外时,很多时候都成了翻译员。”

吴维城说,学校之后会开始物色一些方言专才,以针对不同的方言给学生们讲解,他呼吁相关方言的学者主动联络学校,然后再安排适合的日期与时间点,为学生们办培训营或讲座会。

虽然目前学生大多还是用华语沟通,不过,他说,就让孩子慢慢培养那习惯,不急于在一两天内看到成效,毕竟那过程是长远的,可能需要8年、10年的时间。

教师私下闲聊都用方言

鐘灵独中教师郭维宏、沈永泰及洪玮廷,平时私下闲聊都用方言,如今学校开放说方言举措,让师生在课外时间沟通时,可以光明正大地使用方言了。

郭维宏说,三四年前,在校园很少听到有方言,即使是在槟城算是很普遍的福建话,学生都未必会讲,更勿论其他方言了。

“多年前,因有校规而必须制止学生说方言,但其实学生都不谙方言,还谈甚么制止呢?”

而随着校方开始鼓励学生多学、多讲方言,沈永泰说,那些懂得方言的学生,在学校就更敢讲方言了。

洪玮廷说,师生私下以方言沟通时,学生若有不懂,教师会加以解释。

郭维宏是客家人,沈永泰及洪玮廷则是福建人,沈永泰说,在耳濡目染情况下,自己也从其他教师身上,听懂了福建话以外的方言。

郭维宏:方言不能灭绝

郭维宏说,学校在推动讲方言的努力上,的确也担心教师心理上会有障碍,尤其顾虑若一个不小心,可能用词不文雅而演变成粗俗。

“但,我们不能因此就抹杀了方言的价值以及其社会重要文化遗产地位,方言不能灭绝。”

“因此,校长(吴维城)当初是局部开放,包括鼓励学生在家向长辈及祖父母学习方言,学校方面则有举办方言歌唱赛或学生在创作班歌时,可以穿插一些方言在内。”

4学生:多了沟通语言

鐘灵独中高三生罗伟尔(广东人)、沈彤恩(福建人)、郭嘉莉(广东人)、黄靖霓(福建人)及练芷瑄(客家人),对于校方打开讲方言的方便之门很是支持,因为多了一个沟通语言,而且同学间用方言交谈,感觉也亲切。

罗伟尔说,实际上,在学校于三年前还未正式推动方言时,同学之间私底下有“偷用”方言,主要是福建话为主。

而他从小便与家里长辈用方言沟通,因此对于方言的掌握,并非难事。

在校方正式开放后,大家也就比较敢公开讲了,黄靖霓说,尤其是和一些比较资深的老师,会用方言交谈。

她回忆去年举行的学校食堂日活动,因为必须与校外人士接洽,所以运用方言来推销票券,感觉上比较不严肃、亲切且有人情味。

当然,同学之间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她说,有时候遇到其中一个就只讲福建话的同学,见到对方时,自然而然就会用福建话来沟通。

练芷瑄:朋友要传授客家话

练芷瑄能说得一口流利的客家话,朋友虽然听不懂她在讲甚么,但却爱听她以客家话发言,因为觉得“好笑”。

虽然“好笑”,但朋友还是会要求她传授几句客家话,例如“我是客家人”、“我今年14岁”(当年初二,朋友获悉她是客家人后,就要求传授这一句客家话)等。

沈彤恩在家,基本上与家人是以华语沟通的,虽然方言掌握还不大理想,但庆幸还能够与外婆用方言交谈。

而身为广东人的郭嘉莉,与家人是以华语沟通,但偶尔也会用广东话及福建话聊天。

鐘灵独中师生以福建话交谈,一点都不难,罗伟尔、洪玮廷、沈永泰及郭维宏侃侃而谈,就如朋友般地闲话家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