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一家三代载送乘客上下山 缆车司机荣休告别升旗山

2019年8月22日傍晚5时,驾驶了43年升旗山缆车的占德(Chandrasekaran),驾着最后一班缆车下山,依依不舍向乘客们挥手说再见,他在64岁这一天退休。

占德拉家族三代都在槟城升旗山缆车工作。从爷爷开始,父亲和他都是缆车司机,祖父孙三人曾驾同一辆缆车,载送不同年代,不同风情的乘客上下山。

驾驶了43年缆车的占德,见证了升旗山的变化及缆车转型。

几十年来,占德兰目睹了升旗山的环境变化,见证了升旗山缆车的变身。

他回忆:小时候,一家人住在升旗山半山腰,我每天乘坐父亲驾驶的缆车上学。那个年代的车厢是木制的,可以探头或伸手窗外,跟飞鸟、松鼠及大自然打招呼。

“那个没有手机,没有对讲机的年代,每当缆车速度转慢,准备停车时,司机就会拿起一根棒子敲铃,提醒迎面而来的另一辆缆车。”

“那个年代,每当缆车一停,司机先下车,打开车门,让每一个乘客安然走出来。然后,司机进入驾驶座,再次用棒子敲铃,提醒开车了。”

占德拉出示一张当年与司机父亲共乘老爷缆车的图片。

占德拉说,他的祖父驾了33年的缆车,他的父亲从1952年开始接手了35年。他本人一开始先在缆车站当杂工及售票员,之后才调升为驾驶员。

占德拉劳碌一生,没有自己的私家车。他记得40年前结婚那天,他带着羞涩的新娘子,坐上他亲自驾驶的缆车上山筑爱巢,生儿育女。戚戚响的第二代缆车成了他们当时的蜜月花车。

他说,如今的第四代缆车操作已几乎自动化,车厢从木制转化成玻璃纤维。为了安全,车窗都封闭,乘客只能从车厢里浏览玻璃窗外的风景。

再见了,升旗山岁月!

占德拉说,他每天驾驶缆车来回100多趟,目睹升旗山的变化,他知道哪一刻大树可能藏着蟒蛇,哪里有山猪出没,哪里最多松鼠飞窜…

他说,过去他曾经几次在中途下车,协助被困在缆车轨道夹缝里的山猪脱困。

他印象最深的是,两年前一场大风雨,升旗山爆发土崩,许多树木都被摧毁,令他非常心痛,仿佛友好一夜之间相继离去。

占德拉笑说:该来的总会来。退休后,我会多陪伴家人及孙儿。也许我会带家人到印度寻根,让双脚泡浸在恒河里…

升旗山机构总经理石礼兴,陪着驾着最后一趟缆车的占德拉去打卡。

石礼兴:总是笑脸迎人

升旗山机构职员当天为退休的占德拉设了一个温馨茶会。总经理石礼兴说:占德拉总是笑脸迎人,相信他也舍不得离开这个40多年的驾驶岗位。难得的是,他还是带着笑容,潇洒跟升旗山说再见…

升旗山机构现有6名轮值的缆车驾驶员,他们的年龄介于30岁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