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贸易战升级】外资最爱大马输给越南印度。

美国与中国贸易紧张关系自去年4月开始升级以来,初步调查数据显示,东盟区域国家投资及贸易转移在不同程度中受惠,这期间的越南及印尼外资流入最为强劲,大马则显得“相形见绌”。

东盟外国直接投资皆有增无减

大华银行经济学家指出,2018年9月24日,当美国向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开始征收10%关税后,东盟主要国家于2018年第三至第四季的外国直接投资皆有增无减。

中国过后做出反制措施,向总值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征收5至10%关税。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的250间美国公司,其中40.7%已经或正在计划重新迁移在中国的生产线,其中200家美国公司中的60%则重新考虑供应链。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于2019年5月初宣布破裂之后,预料将加速公司计划出走及多元化的步伐。

自2018年首季以来,越南及印尼的外资流入最为强劲,越南获得最多日本及欧洲投资流入;反观中国、欧盟及新加坡的资金则较青睐印尼市场。泰国则获得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至于流入大马较多的国家,包括欧盟、新加坡、日本、美国及中国。

该行发现流入大马的外国直接投资有增无减,惟若与越南及印尼比较,流入大马的外国直接投资规模,则显得“相形见绌”。

该行指出,大马的外国直接投资较为落后区域同侪的个中主因,包括人口红利、经商成本、国内市场规模、承认泛太平洋合作伙伴的全面及前进协约(CPTPP)等。同时大马对外国直接投资较具选择性,特别是对附加价值偏低、劳工密集及污染工业不太感兴趣。

大马的经济优势包括相对年轻的人口、低借贷成本及容易经商等,惟其他区域同侪特别是越南、印尼及泰国等已经急起直追,它们的其中强项包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劳工、具竞争力的薪酬及高生产力、经济环境亲商、中产阶级扩大推动国内需求、多元化出口市场及税务奖掖等。

越南进行教育改革,专注于数学、科学及科技领域,使其学生与先进国如日本、韩国等接轨,它拥有大量高素质的劳工及低薪金的优势,就像20至30年前的中国。

随着中国的营运成本增加,使外国投资者采取“中国加一”策略,作为中国以外在亚洲设立新及次级市场及生产基地的另一个替代投资选择。

自从2018年以来,美国显著地减少中国进口商品,使其截至2019年3月的中国进口降至15%的6年新低记录。美国取代中国的商品进口分别来自墨西哥、欧盟、加拿大、越南、新加坡及日本。于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之间,美国对大马进口商品稳定在平均1.5%水平。

中国从大马进口增至3.2%

该行指出,与此同时,由于美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增加,使中国也大幅度减少美国进口,使其截至2019年4月进口市占率下跌至5.8%,比较贸易战之前的平均市占率则介于8至9%。

其实中国增加从日本、大马、泰国及新加坡的进口,使中国在2019年4月从大马进口的市占率增加至3.2%,比较2018年初则为2.9%。

该行认为,东盟成员国之间,越南及新加坡为美国提高进口订单的最大赢家,反观大马、泰国及新加坡则从中国提高进口需求中受惠。

2019年3至4月,美国及中国的货运活动开始增加,不过在今年5月初谈判破裂后,预料两国的商品贸易需求将再次受到负面冲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