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民宿崛起、客房过剩!业者叫苦,3年勿再批新酒店。

民宿崛起、客房过剩,我国的酒店业者将于近期向政府建议检讨新的酒店项目,更希望政府冻结未来3年内的一切新酒店计划的申请。

国人想必也已看到,国内多州的城市如巴生谷、槟城、怡保、马六甲及新山,除了一些国际星级酒店之外,小酒店已如雨后春笋。

怡保另一个角落,图中三栋高楼,都是酒店。

人口最密集的巴生谷雪隆区,例如在八打灵再也白沙罗再也,一排数十间店铺的一条街道,竟出现至少四、五间三层店屋改成的小酒店;在怡保,一排店屋出现三或更多间小酒店已不鲜见;当然,槟城作为海岛景点,小酒店更多不胜数。

令业者忧心的是,这些涌现的客房,还不包括民宿所提供的客房。

据悉,发起上述3年别再建新酒店建议的是槟州酒店业者,而业界酝酿这样的念头已久,尤其近期业者发现全球经济目前已出现放缓,而槟州民宿抢滩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所以才希望政府能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应对时艰。

林民利:竞争激烈成本涨房价却下调

本报向马来西亚中小型酒店公会(MBHA)槟州分会主席拿督林民利询问此事时,后者坦言,目前酒店业的发展令人担忧,希望政府能回应业者们的建议,好协助大家渡过目前的窘境。

他说,过去数年来,许多酒店业者选择不调高房价,甚至在营运成本因水费、人工费的调涨而增加时,几乎所有的酒店业者都选择下调房价。

至于业者的声音是否有可能被采纳,他则表示,尽管看似不太可能阻挡自由市场的运作,但是,业者希望政府聆听他们的声音及看法,再好好部署,别让同业太煎熬。

尽管目前提出有关建议的是来自槟州的酒店业者,但是,他州多个城市也遇到相同问题。

雪隆客房最多

——马来西亚酒店业者协会总执行长叶立圣

各州面对这问题已多时,追根究底是爱彼迎(Airbnb)和非法民宿所致。

他表示,该协会在全马共有1015间会员酒店,客房就多达16万6000多间,而根据旅游部截至2019年6月的数据显示,全马酒店业者多达4820间,总客房量达25万6682间, 其中又以雪隆一带最多,达3万9200多间。

槟州方面,向旅游局登记的酒店客房已经从2017年的1万6500间,增加至2019年的2万4000间,而且这个数据还不断地以“令人警戒” 的势态增加中。

另外,未登记的民宿也被指有至少1000多间。

营业额受冲击

——霹雳州分会主席王美琪

霹雳州不排除将响应槟州的做法。

她接受本报访问时也坦言,业者们的营业额已受到严重冲击,而雪隆也相继面对同样状况,因此呼吁政府冻结新的酒店计划,是应该的。

“我们已多次反映这个状况,也曾向地方政府建议冻结新项目,不过,还需要跟进。”

她强调,其实该协会不排斥民宿包括爱彼迎,惟希望这些业者尽快向当局登记,好确保游客入住时的安全,并避免发生不幸事件时或会影响本地旅游业。

据了解,该州会员共有66 家,客房量达6500间,这也只是会员的客房量,尚不包括非会员以及没登记的民宿包括爱彼迎。

考虑效法槟城

——柔佛州分会主席谢秉益

槟城的做法是值得考虑的。

他说,目前柔佛业者也遇到同样问题,其中越来越多客房和民宿,已导致酒店业者为了生存,而产生削价战。

他透露,该会不时向当局反映,不过却不了了之。

“我们向旅游部投诉,他们说执法不在他们的权限或管辖内,而是房政部。”

另外,他也发现一些发展商的新项目居然允许将单位打造成爱彼迎,这样的做法无疑对业者带来另一轮打击。

他说,当局有必要在两方面采取行动;

1)地方政府有必要冻结兴建新酒店的申请、

2)取缔现有的未登记或不合法民宿。

不利旅游业

一名不愿具名的酒店经理也表示,虽然批准新酒店项目可以为州政府或地方政府带来收入,或官员在汇报政绩时能有所表现,但是,长远来说,是对整体旅游衍生的经济的一种不利。

生意额跌35%

“新酒店经营不下去就会倒闭,这对槟城旅游业会是更大的伤害,而现有的酒店经营不下去,也是一种打击。”

马来西亚中小型酒店公会槟州分会会员早前曾多次表示,目前的生意属于惨淡经营,其中2017年的全年生意额,就较2016年下跌了20至35%。

另外,根据日前报道,短期出租住宿(STAs)的指南草案,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出炉。

由20个政府机构及16个私人领域组成的家庭共享经济工作组(WGHSE)所成立的专案小组,预测会公布指南草案内容,以获各造的回馈。

应取缔非法者

——马六甲小型酒店业协会主席吴福全

尽管还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酒店供过于求,但可以肯定的是,非法民宿、爱彼迎,以及非法小型酒店已对传统酒店业者带来严重的打击。

他也质疑,尽管当局每次表示酒店爆满,但实际的情况是否真的这样,只有业者自己最清楚,尤其是未登记的民宿带来的冲击,更让酒店业者们沦落到须在夹缝中求生存。

“每次说游客突破记录,但真的有那么多吗?为何业界的生意还是一样,甚至更差?”

询及否会响应槟城的做法,向有关当局建议冻结新的酒店执照申请,他则表示在自由市场下很难阻止私人界的发展,但若有关当局愿意取缔非法业者,那么或许能缓解目前的窘境。

新闻来源: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