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无法预测“利奇马”影响,气象局总监:我国风暴雨预报系统有弱点。

气象局总监再兰西蒙指出,我国的暴风雨预报系统存有缺点,因为只能预测暴风雨的移动或发生的地区,无法预测其后续效应。

他对《新海峡时报》说,尽管手中有各种数据,天气的变化依然难以预测,尤其是在热带地区。

他以最近发生的台风“利奇马”为例,其后续效应发生在北马区,造成各种严重的灾情。

“我们开始时以为只有泰国受到影响,难以预测其后续效应,即使密切监督卫星图像,也难以预测。”

他说,预测是根据经验、研究和发行的期刊,目前对于热带气候的研究不足。

“台风的后续效应难以探测,但是或许更多研究和监督后,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天气。”

他指出,气象局面对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发布警报,当局在社交媒体如Instagram、脸书、推特及官网,还有电台和电视台发布警报。

“然而,有多少人会关注?有时电视台只是在大水灾时才会采用这些资料。”

八打灵县雷雨
三度发布警报

他说,造成首邦市发生闪电水灾那天,当局在上午11时30分、下午1时30分和3时15分三度发布警报,指八打灵县面对雷雨。

“我想强调的是,闪电水灾不只是因为天气,人为因素也是原因之一。两天前,八打灵再也的降雨量已经比首邦市高,但是首邦市发生水灾,驾驶人士发现淹水,还是继续开车,结果他们的汽车漂浮在水中。”

他指出,上个星期在浮罗交怡岛发生的雷雨,气象局的确有些迟才发布雷雨警报,但是在槟城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发布,可是即使有警报,但是建筑物结构不够坚固也没有用。

“有者责怪我们,但是在发布警报方面,我们已经尽量做到最好了,由民众觉得所要采取的行动。”

询及天气模式难以预测的原因,他说,主要是气候变迁导致,在半岛,温度在每100年会提高1.6度,过去十年是最热的时期。

“当气温提升,周遭的温度也提高,由于水平对流,因此有可能会发生更严重的雷雨。”

他指出,当天气炎热,云层移动得更高,形成雷雨,因此会发生更加极端的天气,海平面也会升高,不过目前还跟不上这方面的科学原理,因为没有本地大学研究热带气候。

“气象局无法研究,因为并非研究中心,而是负责气象运作。”

他指出,气象预报员研究两三天前天气数据的演变,以及从卫星、雷达、观测站、国际气象单位取得的数据,预测员根据数据和经验,通过电脑系统进行预测。

他说,一般的天气预测可达7天,民航天气预测则是24小时,根据全球的机场提供的数据,可以预报天气,协助飞机师。

“我们提供飞机师例常更新,以便飞机师可以使用这些数据,规划和节省汽油,同时可以避开不稳定气流、暴风雨或其他问题。”

他说,气象局也把一个装置了感应器的巨大气球放上空中,回传各种温度、风向和气压的资讯给接收器。

“我们每天上午8时至下午8时之间,在全国8个地区把这个气球放上天,成本相当高,这是唯一一个获得高空数据的方式,对于天气分析和飞机师而言非常重要。”

他指出,当局也通过航空固定通讯网络和全球通讯系统,与全球各个机场和气象局交换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