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鸦片战争改变香港的命运。

今天在香港所发生的一切皆肇因于英国的祸起萧墙和殖民地宗主国的利益争夺;更与随之而兴起的马克思共产主义不可分割。

因为在殖民地宗主国退出当地政治舞台后,它们又用另一种战术紧紧扣住香港人的心脏——意识形态的斗争。

从历史角度,所有的这一切,我们可追溯到鸦片点燃起的战争火花,进而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尤其对中国和整个中华民族而言,都是一场命运的大转折,灾难多过生机。

意识形态不同之因

当英国在1757年局部占领印度后(1849年完成对全印度的统治),它将大量鸦片运往中国以换取中国的茶叶、瓷器及农产品等。即便在乾隆统治中国时期(1711-1799)颁布禁令,但英国商人精于贿赂,也得以将鸦片走私进中国,鸦片“禁而不灭”。

由于鸦片对中国人的贻害,迫使道光皇帝在1838年调派两广总督林则徐出任禁烟钦差大臣。但这使英商恼羞成怒,乃促使英国政府派出军舰在1840年炮打广州,是为历史上的“鸦片战争”。

在不敌英军之下,清廷屈服,同意在1842年通过《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予英国。这就是香港历史的开端(原本是未开发的小岛,居民约3千人)。

英国除了以香港为跳板进口大量鸦片外,也从大陆引入数以千万计的华工。之后,清朝又与英国在1860年打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国通过《北京条约》又拿下九龙半岛和将鸦片贸易合法化。此事则发生在咸丰(1851-1862)主政年代。他们先后成为出卖中国主权予英国的“罪人”皇帝。

在此之后,欧洲也发生了变化。1871年,法国人民起义,在巴黎建立起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是为人民公社。可惜这个政权十分短命,只维持两个月有馀,就告失败(1871年3月18日-5月28日)。人民公社失败后,第三共和国出现了(1871-1898)。

也是在这个年代,一位惊世骇俗的哲学家横空而降,他就是共产主义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KarlMarx)(1818-1883)。这位犹太裔的革命者于1844年认识了恩格斯,从此两人形影不离。1848年,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在伦敦问世,但迟至1906年才有朱执信翻译的中文节译本在中国传开。不过,一般公认的是陈道望于1920年的翻译本为标准。也是在翌年,即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于1917年在苏联开花结果,也直接影响到毛泽东引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展开斗争。他和蒋介石领导的资本主义国民政府是势不两立的。当毛泽东在1949年取得中国政权后,蒋介石就撤守台湾;而香港仍由英国统治。因为台湾未获解放,中国又不急于拿回香港,也就在今日留下两个头大的政治大问题。

排斥社会主义思想

暂且撇下台湾问题不谈,我们且将焦点放在香港。综合自6月以来的断续示威诉求,他们所要求的不外是特首与议员直选(不是目前的先由选举人筛选,而是由政党推出候选人由选民直选)。

中国认为既然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回归后选出的特首不能与中央对著干,而是要选出与中央政策配搭的人。

不过,这个理由似乎不被港民所认同。直选成了港民的斗争武器。

第二,港人要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是不要中央插手。这种自我拔高地位的思想就是源自资本主义的思想,而不屑与共产制度靠拢。从大陆移居香港的民众多数与中共关系疏远,乃至有反共、非共态度。

由于英人治港已超过150年,所受的西方教育至今没有改变,也就产生排斥大陆的教学和体制;特别是社会主义思想。因此中共的一国两制是与港民所诉求的有相当大的距离。

第三,港人既可不要第23条国安法,也就可以抗拒修改“犯罪条例”,可以将嫌犯从香港引渡到大陆、台湾和澳门受审。

但港人将此视为是专门对付港人到大陆受审和坐牢的手段,也就在7月份之后发生一波又一波的示威和对峙,触动港人之心。到头来,港民可能面对的是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

若是动乱不止,一直闹下去,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贸易地位将会滑落。当社会陷入静止和胶著状态时,除了有钱人能向外移民外,绝大多数人日后又何去何从呢?

已成反政府运动

在不考虑后果下发怒的港民也就借此反对修例更形成反政府运动。他们反对中共的决策正好说明了港人的意识形态与大陆是“南辕北辙”的。当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碰撞在一起时,就肯定爆出火花和冲突。看来“一国两制”已解决不了香港的动乱与不安,但一国一制更是要命。

在这22年当中,中共努力在稳定和维护香港的地位,就是担心港人经受不起打击。如今反转过来是港人准备推翻一国两制走向港独。当大陆也没有退路时,港人也会失去未来。

因此,牢记鸦片战争的耻辱和牢记侵略者绝不是上帝而是沾血的刽子手,港人及下一代才会醒悟永不能走回头路。未来的道路靠自己,理性的发声远远重要过感性的发泄和对秩序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