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趁香港局势动荡,炒家竞相做空港元。

在香港政治动荡日益出现暴力化倾向,以及人民币贬值开始引人关注这个世界上存在最久的美元挂钩汇率制度之一的情况下,期权交易员正在加大力度做空港元。

到目前为止,超级稳定的港元汇率尚未出现震荡。

港元自1983年开始挂钩美元,2005年以来一直在1美元兑7.75至7.85港元的窄幅区间内波动。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投机者加码对港元跌破这一区间的押注。

以港元贬至1美元兑7.90港元为目标的看跌期权相对于看涨期权价值飙升。

彭博以隐含波动率计算得出,市场预期这种情形将在未来6个月内发生的隐含概率已突破50%,7月底的时候还只有14%。

这种押注上的变化体现了市场参与者的持仓情况,并反映到港元兑美元的风险逆转中。

该指标显示,交易员为港元看跌期权支付的成本达到2016年以来最高水平。

即便如此,分析师对该策略多少有一些怀疑。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在香港的亚洲宏观策略负责人贝内特(Patrick Bennett)表示:“这是以固定成本获得这种头寸的成本较低的方式,有些人准备采取这种方式。我认为这就是张彩票,而不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纽约时间周四晚上8时30分,港元接近持平,报1美元兑7.8404港元。

港元汇价周五在7.8421偏软。诚然,香港金管局持有的外汇存底价值是该市货币基数的两倍多,而且今年多次出手捍卫货币发行局制度以稳定港元。

彭博行业研究外汇和利率策略师赵志轩说,余伟文10月1日将接替陈德霖出任金管局总裁,届时这种立场也不太可能改变。

赵志轩说,金管局有“足够的子弹”来捍卫联系汇率制度,余伟文肯定希望在他治下能够保持稳定。

但这未能熄灭投资者在近几个月来对联系汇率制度的质疑之声。

Hayman资管公司创始人、直言不讳的投资者巴斯(Kyle Bass)一直警告称港元稳定面临风险,他在4月一份报告中表示:“香港眼下正坐在史上最大的金融定时炸弹之一上面。”

知名维权投资者、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LP创始人艾克曼(William Ackman)曾在2011年以看涨期权做多港元,结果一无所获。

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曾试图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打破联系汇率制,但遭香港金管局狙击。

贝内特说道:“港元已经接近7.85,7.90并不是那么遥远,但就现实而言我们认为这是一段漫长的路程--我们预计货币发行局制度将占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