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资金避险 人民币疲软,令吉短期4.2年杪4.15

美国债息曲线倒挂,牵动市场对经济衰退的忧虑升温,资金流向避险货币,日圆与美元走强,加上不断升温的贸易战和地缘政治,人民币疲软无力,令吉进一步走低,料下探至4.20令吉兑1美元。

不过,随著美联储进一步降息,令吉在年底之前有望升温至4.15兑1美元,并为国家银行提供下调利率的空间。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8月1日宣布对中国出口美国共3000亿美元商品,再加征10%关税,9月1日起生效。

随后,中国央行5日宣布下调人民币兑美元参考价,人民币立即跌穿7元关键水平,迄今仍未完全恢复。尽管特朗普本周二(13日)发出声明,将部份中国商品的征税押后至12月15日,惟额外征税的影响仍避无可避,市场情绪依旧处于愁云惨雾之中。

美国10年期国库券孳息率出现债息倒挂。数据揭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上升,美国股市急挫,资金流向避险产品。

加上,此前的日韩贸易争端,中国公布7月工业产值按年升幅放缓至4.8%,是逾17年以来最低;中国7月零售销货值升幅也放缓至7.6%;另外,欧元区次季经济增幅放缓至0.2%,德国更录得0.1%收缩,也引发全球经济衰退的忧虑。

安联星展研究经学家马诺卡兰家表示,虽然美国联邦储备局(FED)7月尾降息,这也是10年来首次降息,不过,由于这是在预期之中,因此,美元仍保持强势。

“人民币对亚洲货币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与令吉的关联性在过去几年更是紧密,因此,令吉8月开始随人民币走贬,预料令吉兑美元第3季将走软至4.20水平。年初至今,令吉兑美元从4.135,下跌1.2%,至4.185。”

截至周四下午5时,令吉兑美元报4.1930。

无论如何,马诺卡兰考虑到经济环境和贸易战形势,美联储或在12月时再降息,届时美元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而走低,再加上外资回流,令吉有望在年杪前回升至4.1500水平。

他续称,不仅如此,这也提供国家银行(BNM)降息空间,有利于吸引外资。

大马上半年核心通胀率保持温和,也将支撑国行降息举措。目前,我国隔夜政策利率(OPR)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FFR)仅有75个百分点的差距。

经济前景方面,分析员认为,在中美贸易战、日韩贸易战及地缘政治越发紧张的局势下,未来全球经济和贸易量将遭受冲击。

“大马是一个依赖出口的经济体,难以避开外部负面因素,特别是全球正经历著周期性的经济衰退。为了缓解外部因素带来的负面效应,我们预期,国行11月将降息25个基点,至2.75%。”

不过,马诺卡兰相信,大马经济将在2020年复苏,因2020年财政预算案料将扩大政府开销。同时,财政部保证不会征新税务,有利于刺激私人消费领域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