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test

化学药物致改变荷尔蒙,变种鱼或危害食客健康。

正当政府致力解决河流污染导致水供受影响的同时,专家则警告大马面对的是毫无预备的水供威胁。

水温化学(hydro-chemistry)专家阿末扎哈林说,被称为内分泌干扰物(endocrine disrupters )的污染,改变了大马河流内鱼的荷尔蒙,将它们的性别变成“同性”,甚至是“变性”。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机构(EPA),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人类和动物因居住在不良健康的环境,以致内分泌系统接触到环境化学品;而后果则是会患上癌症,以及影响承认的繁殖问题,以致下一代也受到影响。

来自博特拉大学的阿末扎哈林说,这些干扰人类内分泌系统的化学品,已经出现在马来西亚的食水以及部分食物供应中。

内分泌系统控制人体内所产生的荷尔蒙,以促使成长、发展以及再生。

内分泌干扰物是来自制药业以及化妆品行业的排放,以生产出除臭剂、洗脸霜以及药物。

阿末扎哈林说,消费者在使用上述商品时,也会排放出内分泌干扰物。

他指出,根据博大环境研究院针对我国的水源进行检验发现,内分泌干扰物已经造成鱼类“变性”。

他在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主办的河流污染研讨会上说:“这通过过改变鱼类的荷尔蒙来改变它们的性倾向,导致雄性鱼受到雄性鱼的吸引,以及雌性鱼受到雌性鱼吸引,同性鱼也是一种鱼产。”

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主办的河流污染研讨会上,专家则警告大马面对的是毫无预备的水供威胁。

“这也导致雄性鱼有雌性鱼器官,反之亦然。所以,若我们吃太多这些鱼,则会囤积在我们体内。”

阿末扎哈林说,鱼类变性是因为生产生育药内的有效成分导致。

国家水务委员会目前正拟定计划应对河流污,导致雪兰莪州以及巴西古当6千人生的河流污染问题。

水质专家视内分泌干扰物为一种“新兴起的污染”而起源则是环境内不断出现新化学品以及污水。

此外,另一种新兴起的污染则是微型塑料,体积则是比米粒还小。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查尔斯说,新兴起的污染是水供业面对的一大新挑战。

阿末扎哈林说,与重金属不同的是,尚有许多有关这些物质对人体长期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的问题,有待研究。

他补充,目前有4万种新兴起的污染,但只有数百种污染已经被鉴别。

“例如不要喝太多瓶装水,而是从水壶及玻璃中饮用。我们无法100%剔除危机,但我们可以降低危机。”

“若你时常吃鱼,你也要少吃。一个80公斤的成年人可能可以安全使用1公斤的鱼,但小孩则不能吃那么多,每个人的接受度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