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强风毁逾百海上养鱼场,初步估计损失至少2000万令吉。

周五晚超级台风利奇马也摧毁高渊港口逾百户海上养鱼场,业者形容惨况不输2004年海啸!初步估计全部155户都遭殃,鱼排受摧毁轻重不一,包括网破、鱼只冲走,初步估计损失至少2000万令吉。

业者声称,在鱼场一片凌乱及业者欲善后的同时,更面对一些外来者趁机抢捞鱼只。

这场风灾于周五晚11时10分来袭,约15分钟的强风就把这片海上养鱼场如骨牌般被狂风掀起的巨浪连续摧毁,木制鱼排断裂被冲走,而鱼排内所饲养的鱼只冲入大海,业者心血也随付之流水。

超级台风利奇马波及北马,摧毁高渊港口逾百户海上养鱼场,业者形容惨况不输2004年海啸!

高渊港口村长周童泰受访时说,昨晚风灾是第2场浩劫;第一次灾难是2004年的大海啸,当年造成总逾亿令吉的损失。

高渊港口海上养鱼场周五晚面对有史以来的第2场浩劫。左起许海强与周童泰。

周五晚的风灾过后,一些业者还摸黑驱舟往养鱼场,以望能减低损失。

他们捞起还留在破网里的鱼只及修补破网,劳碌至隔日中午还未回岸,当中一些业者则今早风平浪静后才去鱼场进行善后工作。

“据大略统计,一些业者的鱼排全被摧毁、最轻微者也被摧毁3至5个鱼排,所饲的鱼只被冲走60至70%,可谓损失惨重。初步估计,鱼排摧毁及鱼被冲走,有些业者损失至少50万令吉、而最轻微者也至少损失10万令吉。”

他说,据业者回报消息,有些鱼排被浪冲走而在海上漂流,有些鱼场则鱼排被冲击得凌乱,场面惨不忍睹。该区养殖场鱼只有红槽、红鱼、金目卢、石斑、龙虎斑、银昌与纹鳞等。

“养鱼场都是用木枋来制作鱼排,技术落后及木排陈旧,面对大风浪时肯定不堪颠簸摧残。”

另一方面,高渊港口渔民协会主席许海强说,周六的浪很大,约90%渔民都不出海。此外,该区陆上鱼塘,则庆幸未受周五晚的狂风影响。

武吉淡汶业者拿督陈建宝说,武吉淡汶的23户海上养鱼场昨晚逃过风劫。但昨晚的台风也让业者一夜无法安眠,因担心再遇风劫。他们在2017年11月4日的风劫,面对总损失4000万令吉,近年内才开始重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