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当了元首后还是可以去买菜,我最爱煮中餐。

国家元首后东姑阿兹莎阿米娜喜欢烹饪,而且会煮中餐!

食物是她的话匣子,一打开啊便说得七情上脸,眉飞色舞。即使是记者唐突发问:“哦?你真的会煮中餐啊?”,发现忘了使用宫廷敬语“陛下”而不是“你”时,她完全不在意。

元首后配合第16任国家元首阿都拉陛下7月30日登基,在国家皇宫接受中文报联访时说:“从小,家里就这样这样煮……那样那样吃……”。

常用咸菜豆酱煮牛肉杂菜

“在王宫里,我煮了很多菜,都像华人家庭里的菜,我常用咸菜、用豆酱煮牛肉煮杂菜,我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象征,你看我的兄弟姐妹也有华人脸。

东姑阿兹莎虽然是元首后,但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她都表现出现亲民与随和的态度,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身穿一袭象牙白素服,除了眼镜,就只在右手腕上戴著一只翡翠玉镯当首饰,元首后就坐在王宫一间会客室的软垫沙发上,对记者闲话家常,不带一句宫廷用语。

“对啊,我那么爱煮菜,常煮中餐啊,嗯,下回你来,我就煮给你吃。然后啊,我来出一本食谱,书名就叫《Recipe dari Istana》”。她停了一下补充:By Permaisuri(元首后的皇家食谱)。

她风趣地解释为何邀请中文报访问她。

她说:“我告诉王宫里的侍从,我今天跟中文报说我有华人血统,明天就刊登3大版了。哈哈没有啦!这就是我叫中文报来的原因啊,如果我告诉其他报章,可能只有一段。”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会客室挑高2层楼高的落地窗口外是花木扶疏的“御花园”,花树开得正好;会客室里摆著硕大的蝴蝶兰,空气里浮动一股暗香,闻著舒畅。这里就只有她和记者,

“我叫侍从和保镳都在外面等著就好,我不喜欢他们在里面,我要跟你自由自在的说话啦。”

元首后本身也有好多华人朋友。

她说出一连串的华裔朋友名字,如数家珍,还开设了不同的群组,将友谊保温。

除了广州,东姑阿米娜也很想去上海。

“我跟你说,我很想去上海啊,我去过北京和香港,就还没到过上海哦!”

元首后指出,她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宋氏皇朝》。;

“宋家三姐妹是美龄庆龄蔼龄,而我是玲玲,哈哈!!

东姑阿兹莎:“我都是亲自去采购食材,当了元首后还是可以去买菜。”

“Permaisuri”拥“至尊女士”含义
与元首被尊称“陛下”

在奉行君主立宪制的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后(Raja Permaisuri Agong),是国家元首的法定配偶,与元首一样被尊称为“陛下”。

“Permaisuri”一词源自梵语,拥有“至尊女士”的含义,故被尊称“第一夫人”,享有无比尊贵与殊荣地位。

除了陪同元首出席官方活动、进行国事访问、接待来访的外国元首及其配偶,东姑阿兹莎踌躇满志,要在5年任期里一一完成的事,可多了。

“我想要做好多的事,5年时间好像很长,其实一下子就过了啊。”

香妃城取名来自黄亚娇封号

香妃城(Bandar Maharani)的由来,和黄亚娇有关。

1887年,苏丹阿布峇卡携带苏丹娜法蒂玛(黄亚娇)及他们的女儿东姑布蒂礼(Tengku Puteri)抵达麻坡,在当格峇都(Tangga Batu,旧渡轮码头)主持麻坡开埠大典,并将新建的市镇,以黄亚娇的封号取名,这是香妃城(Bandar Maharani)的由来。柔佛州宫廷理事会主席拿督拉欣所着的《柔佛王室礼俗》明确记载了这段故事。

新山华社曾在2016年举行一场讲座会,细说苏丹娜法蒂玛的故事。

据说,苏丹阿布峇卡曾为她在麻坡河口兴建一座“苏丹娜法蒂玛王宫”,因为坐落在沼泽区,塌陷后变成废墟。

后来,苏丹阿布峇卡再为她在新加坡打造一座泰瑟王宫(Istana Tyersall),但黄亚娇于1891年逝世,无缘入主王宫,而泰瑟王宫也于1905年烧毁。

来自广东的黄姓龙引港主之女黄亚娇(左),是阿布峇卡第三位王妃,后受封为苏丹后,开启了柔佛王室的华裔血胍时代。

悄悄资助谊兄开展生意
黄亚娇床褥藏钱赠黄亚福

黄亚福的事迹,新山人是相当熟悉的,东姑阿兹莎向中文报道述了黄亚娇和黄亚福这对结交兄妹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陈年往事:

东姑阿米娜说,当年,成为苏丹娜法蒂玛的黄亚娇,没有恃宠生骄的忘了黄亚福。当时还未发迹的黄亚福只是寄居在公司厝里,没有卧具,黄亚娇便送去一套床褥,让他可以睡得舒服些。

“到了晚上,黄亚福躺上去床褥时,被里面的硬物铬得不舒服,一块一块的都是硬物。他找来一把刀子,割开后赫然发现床褥里满满都是钱!”

原来,苏丹娜法蒂玛悄悄把钱塞进床褥,在不让人知道下送去给黄亚福,资助这位谊兄开展生意。从那时开始,黄亚福有了这笔资金,渐渐的成了地方殷商。

东姑阿兹莎煮得一手好菜,她将烹饪心得收录在食谱里,所有收益悉数捐给 “东姑阿兹莎试管受孕基金会”(TAFF),帮助更多不孕妈妈成功受孕诞子。

“他们都喊我婆婆……”
感动背后有洋葱故事

为何会被人叫“婆婆”,原来与东姑阿兹莎过去的不孕,有莫大关系。

东姑阿兹莎在1986年与苏丹阿都拉成婚,在不孕10年后,才在1995年诞下长男,即彭亨摄政王东姑哈沙纳,较后顺利怀孕,两人共有4子2女。

由于当年不孕,曾经尝试了16次体外人工受孕和胞浆精子注射,过程中更经历6次流产的惨痛经验,苦苦等了将近10年才喜获麟儿,因此在2004年成立了“东姑阿兹莎试管受孕基金会”(TAFF),帮助其他面对生育困难的女性,不要放弃任何怀孕生子的机会。

TAFF成立至今,帮助许多妈妈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至今年1月,已经顺利的培育了115名婴儿。“有一次我马六甲一所学校,那里有我在TAFF赞助下成功怀孕并生子的妈妈,她让孩子喊我婆婆,其他学生也一起喊我婆婆,那场面啊,我告诉你,真的很感动啊!孩子喊我婆婆的那一刻,我知道TAFF真的做了很有意义的事了。”

因为TAFF,一名受惠者毅然为自己的一对子女取名Tee Puteri Azizah, 纪念东姑阿兹莎的恩德;后来再生育一子,取名Tee Putera Iskandar,即以他的父亲依斯干达命名。

(明日预告:国家元首与元首后的爱情故事,苏丹依斯干达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你知道元首后手上的一只玉镯,原来是明朝宝物,另一只又怎样碎成5段呢?还有她10年求子,并成立东姑阿兹莎试管受孕基金会(TAFF),背后有多少心血与眼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