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巴厘岛香港曼谷旅游~新国人:低收入阶级消遣。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6%受访者以收入来区分“高级”和“低级”的新加坡人,去巴厘岛、香港、曼谷旅行及唱卡拉OK等都和低阶级挂钩。

这项名为“车子、公寓和菜饭”的调查日前公开结果。这份2月进行的调查收集538名各年龄层对于高阶级和低阶级社会地位的定义与看法。

就如何区分高低阶级,66%的受访者认为收入与职业是评定标准,但对于月入多少才算高阶级则有很大歧义。有者觉得月入5000新元(约1万5000令吉),有者则定义为月入8万3000新元(约24万9000令吉)以上,中位数为1万5000新元(约4万5000令吉)。

至于低阶级的薪资定义歧义性较小,有者认为是少过1000新元(约3000令吉),有的则指是3000至5000新元(约9000至1万5000令吉),中位数则为2000新元(约6000令吉)。

43%受访者也提到房屋可视为评定阶级标准,高阶级者往往跟有地私宅和公寓挂钩,是第二大指标。

欧洲日本“高尚旅游地点”

其他被举出的阶级指标包括度假能力和休闲活动,14%受访者认为可视为指标。和低社会阶级挂钩的新加坡人旅游地点包括新山、曼谷、香港、巴厘岛等。

至于高阶级者的“高尚旅游地点”则包括欧洲、日本及非洲等。

此外,休闲嗜好如高尔夫球常与高阶级产生联想,被视为与低阶级有关的消遣活动则包括在家看电视、去咖啡店还有唱卡拉OK。

很多受访者都将名牌产品跟阶级挂钩,但有趣的是高档品牌如LV和Gucci,却同时被不同受访者列入高级和低级的代表。

研究报告指出,作为高端消费品牌出现在低阶级评价中,或显示市面上充斥大量赝品,影响了品牌的奢华形象。

像Grab和服装品牌Uniqlo也同时出现在这两个阶级。以Grab来说,视之为高级品的一般为较年轻的Z时代(约20岁的青年),而30多岁以上者则将之与低级挂钩,相信跟随著年龄增长有购车能力有关。

另外,到博彩公司下注买万字票和多多,也被不少受访者列为低层次,或和期待一夜致富有关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