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香港示威升级~香港警察说出心声。

香港警察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抗议《逃犯条例》(“反送中”)活动中成为民众指责焦点,一名港警最近受访时说,警察在这场风波中夹在港府和示威者之间。但政治问题需要政治解决,没有一个警察应该付出代价。

中央社报导,6月9日以来,为抗议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让嫌犯可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香港已连续爆发多场大规模反送中游行示威。从6月12日出动催泪弹镇压示威者,到7月14日的沙田警民冲突,警方一直处于这场风暴的风口浪尖,遭示威人士指责“滥权、过度使用武力”。

面对责难,一名香港警察以“陈先生”的身份,在14日沙田游行冲突前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的访问,陈述了第一线员警的想法。

30多岁、至少参与过两场驱散群众相关行动的陈先生说,警察在这次风波中夹在政府与示威者之间,示威者不断把对政治的不满发泄在警察身上。

他说:“政治问题是要政治解决,政府无能,警队高层不断把我们推去‘送死’,我希望他们想清楚,终有一天,双方都会控制不住,搞出人命来大家也不想。”

警察也怕受伤也怕死

在示威者眼中,香港警察配备了防暴装备、警棍、胡椒喷雾和催泪弹,与自制各种防护工具的示威者属于“高墙”和“鸡蛋”的对此。但陈先生认为,示威者早已不是“鸡蛋”。

他说,“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见,那些砖头、铁枝、雨伞正面飞过来,有盾牌不代表不会受伤”、“我们也怕受伤,也怕死”。

陈先生还提到,多名参与驱散和镇压行动的警员和他们家属的资料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着,“现在我到任何地方都不敢说自己是警察”。

报导称,许多影片片段显示,港警多次以警棍或胡椒喷雾攻击已经投降或后退的示威者和记者;也有影片显示,有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围着倒地的示威者拳打脚踢。

对此,陈先生说不愿评论个别事件,“现场这么混乱,警察打错人、喷错人(胡椒喷雾)是很正常,示威者的行为经常被人美化,警方做什么都被人说滥权,这不公道,他们也有攻击警方,我的同僚都受伤了,为何还要说警方的错?”

他表示,警方群组或香港建制派的社交媒体,也会流传示威者扔砖头和冲撞警方的画面,“民主派为何不谴责?不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吗?”

访谈中,陈先生多次直接称呼示威者为“暴徒”,并指警队高层未阻止警察总部被包围以及警总外墙遭涂写辱警字句的情况,最让每一个警察心痛、让整个警队蒙羞。

拥有3万员警的香港警队长期以来被誉为“亚洲最佳”,但这次风波中却遭指责滥权,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事件。

陈先生对于如何调查警察“没有意见”,只是强调“没有一个同袍需要付上代价”。

至于示威者寻求特赦被捕人士,并且不希望有人背负后果一事,陈先生认为,总有一批违法激进示威者需要坐牢,否则对不起受伤的同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