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幼儿园加盟上市计划“大风吹”,吹到马来西亚来!

我国最近传出有一个集团,发动幼儿园加盟上市,并定下结盟大马1000家幼儿园、托儿所和教育机构加盟上市,而每个参与的幼儿园或教育机构必须要投资至少5万令吉加盟。

根据一些收到“邀请加盟函”的幼儿园业者向本报记者透露,这个加盟上市计划主要是为本地幼儿园业者设计一个“赚钱”计划,也提供幼儿园业者一个成功且有远见的事业,包括开拓业务创设分行(Branch Expansion Scheme),以及退出计划 (Exit Plan)。

根据该集团发出的文件中,投资内容包括有兴趣加盟的幼儿园须支付预订费5000令吉到该集团的代表律师户头,当中的4000令吉是作为幼儿园与该集团合资开创新合并公司的资本;剩余1000令吉则用于处理法律费和其他杂项费用。

文件中阐明,根据合并协议,若有关幼儿园要成为该集团新成立的合并公司联合创办人及成为股东之一,须投资约5万令吉(1股),每所幼儿园只限投资1股。

一旦签署加盟该集团,相关幼儿园的股份,必须把30%分给该集团,而业者只能保留70%的股份。

江宗明:该集团未申请IPO

英语考评中心-希乐总执行长江宗明受访时表示,“这个集团的代表曾经来找过我加盟,但他们只是借用一个共用空间办公(co-working space),并没有注册的办事处。”

他说,他没有加盟,因为他有到证券监督委员会询问官员,发现该集团并没有向证监会申请IPO。

法律系毕业的江宗明说,根据证监会的安全合并与接管第1(212)条文中,任何公司要融资上市是必须要提出申请IPO。且根据证监会法令第3(226)条文,一间公司要融资上市,还必须提呈一份公开招股说明书(Prospectus),但对方却没有。

他表示,他是在6月3日正式致函给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求证,有关官员回复他说,该局已针对此事开文件调查,回函中指出有关集团并没有向大马证券委员会提出申请,所以他们是不能进行有关法令下被允许的活动,包括企业融资。

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6月3回函江宗明,指有关集团并没有向大马证券委员会提出申请,所以他们是不能进行有关法令下被允许的活动,包括企业融资。

他补充,在6月11日,他再致电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的消费人和调查组官员沙斯求证,对方也一再强调,有关集团在没有申请的情况下,是不能随便向任何单位收钱或集资上市。

据他了解,在2013年金融服务法案(FSA)第758条文下,在没有获得批准的情况下接受公众款项是违法的;根据 第137(2)条文也注明,这是一项可予判处的罪行,一旦罪成,监禁不超过10年或罚款不超过500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章瑛:合照不代表有关系

不愿具名的业者受访时说,有关集团的官方脸书看到很多资讯,有很多该负责人跟政府部门、教育部官员的合照,所以,他们也不清楚到底这项活动是获得政府或教育部支持的。

对此,本报特别访问其中一位合影照中人,也就是槟州行政议员章瑛。她说,印象中,她有被邀请出席一项类似的活动担任嘉宾。她说,身为公众人物,常常会有人要求合照,但这并不表示就彼此关系密切或有投资。

她表示,任何人在做任何投资之前,应该要去了解该公司的背景。她说,任何的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并劝大家要小心去看、看清楚合约。

问及她知不知道有关公司有跟幼稚园业者融资上市一事,她说,像类似融资的群组,不只是一个,还有很多。她劝大家说,“现在经济不好,大家更要小心,多去求证。回酬越大的投资,风险越大。”

业者被告知可增值

本报记者抽样访问一些考虑“加盟”的幼儿园业者时被告知,他们考虑到幼儿园除了学生,所有的书本、桌椅电脑等硬体设施都不值多少钱,如果加盟,幼儿园可能会增值;也有一些幼儿园业者则半信半疑,打退堂鼓,担心受骗。

一些幼儿园业者受邀出席有关“加盟”的说明会后指出,对方有告诉他们用1万令吉创立公司,18个月后公司市值就能达1亿令吉。“对方甚至对我们说,幼儿园若目前值100万令吉,可在几年让幼儿园利润翻倍,甚至是300万令吉。”

黄织萍:违背教育方向

槟城幼稚园教师公会主席黄织萍受询时则说,幼儿园加盟上市这种概念已违背教育大方向,因为到后来只会注重个人利益而忽略教育发展。

“这种理念有违我们公会的办教育理念,所以我们反对。”

“其实,该集团曾经上门要求公会举办一场说明会给槟州的幼儿园业者和会员,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做。”“该集团要和我们幼儿园合并上市,要我们的30%股份,应该是他们给我们钱,为什么只是幼儿园一方在出钱?”而且,她说,据她了解,要注册“有限公司”的幼稚园,30%股份须归土著,那这土著的股份又该由谁来承担?”

提供平台拓展 陈先生:帮业者走出困境

该集团的首席执行员陈先生受访时表示,他们的目的是要帮助幼儿园的业者走出困境,提供园长平台拓展、提供师资培训,包括改善师资的薪金。他说,早前的目标是要达到100个业者加盟,现在的对象是小型企业(SME),例如旗下有很多所幼儿园的品牌,不再是单一的幼儿园,他举例,目前槟岛有一个旗下有大约30个分行的著名品牌幼儿园已经加盟,巴生有大约39间分行的最大幼儿园也加盟了。

他表示,他们还没有向大马证委员提出申请。记者告诉他,有些业者有兴趣,但又对这项投资不了解并感到担心,有者甚至致函和打电话去大马证委会求证,而证委会的回复是,该集团和母公司并没有向大马证委会申请融资上市。对此,陈先生回应说,目前他们还没有跟这些幼儿园,任何人收钱集资,只是结盟做生意,而他们是计划在未来3至5年才上市。

陈先生说,那个5万令吉融资的方案,已经是旧的方案,现在他们走向主办研讨会,预计会主办一场国际教育研讨会,这场活动将邀请幼儿园园长出席,内容包括教育趋势、用资本来市场运作等。他说,这是由他们最近设立的私人教育企业公会所主办,那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而该集团是协办单位。目前,他们也正在寻求教育部、妇女部和企业发展部支持这项研讨会。

中国禁止才回马推广

被询及知不知道中国禁止这项幼儿园融资上市计划时,他说,该公司原本在中国有一个办事处,在去年尾中国禁止后,就暂停操作。他解释,中国禁止的原因是,很多人上市后,很多人赚到翻倍的钱,却没有去好好管理,导致政府觉得这样做不对而禁止。他说,随后,该集团才回到大马推广,他补充说,除了中国,纽约和新加坡等都是没有禁止的。

当记者询问他,其集团会否打算跟证委会提出正式申请时,他表示,“我们是有通过正确管道注册的有限公司,是可以对外集资的,我们不是金钱游戏。”他强调。“我们没有骗他们的钱,可能是有些人不明白资本运作,才会怀疑。”

当记者一再询问该集团会否向证委会申请时,他说,母公司已处理。于是记者要求他出示有关申请证书,陈先生表示,这是保密的,并说会通知有关IPO负责人联系记者。但是该负责人随后打电话来说,如果记者需要知道什么,需要通过正式信函询问,他们集团才会考虑是否回应。

新闻来源:光华日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