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The Latest

营诊所要应付各种日常开销,而私人诊所看诊费却27年来没调整。

27年没有调整的私人诊所看诊费或在今年底调高,病人担心钱包会破得更大,私人诊所医生则盼病人体谅他们的苦衷。

有的医生表示,在百物腾涨的时刻,经营一间医务所要面对各种日常开销、员工薪水、水电费等支出,如果私人诊所看诊费一直停滞不前,不但吃力,也无法进一步提升诊所的设备和深造以提升自己的能力,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叶承志:27年没调整诊费

霹雳私人执业医生协会前任会长叶承志医生表示,政府规定私人诊所的看诊费在这27年来没有调整过,普通科医生的看诊费是10至35令吉,可说是非常低,因此私人诊所医生才要求调整。

他说,虽然私人诊所看诊费料会涨价,但一般上医生都有同情心,如果病人面对经济问题,一般会视情况给予折扣,或只是收取药物的费用。毕竟医者父母心,以他本身来说,若知道病人没钱看病,他会给予折扣或不收看诊费。

他接受星洲日报《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指出,除了调整门诊费外,也希望能解决与属于第三方管理者(TPA)之间的合约,以及要求政府制定法令来管制,以确保私人诊所医生的权益受到公平对待。

减少城市诊所关闭问题

他认为,一旦调整看诊费,意味在大城市开诊所的医生会获得公道对待,进而减少大城市诊所关闭的问题。

“如果政府有条例来管制,医生也可因此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采用好的器材和借此提升自己,相信最终受惠的还是病人。”

他指出,到私人诊所看医生的费用,除了政府规定的看诊费,还要看药物的成本,由于考虑到他本身经营的诊所附近一带属于中等收入家庭,因此收费在数十令吉,但主要还是要看药物的成本。

朱广锋:百物腾涨负担重

执业家庭医生朱广锋表示,他经营诊所20年以来,诊所的员工薪水涨了两三倍,还要应付日常的电费、水费、电话费、保险费、执照费、租金、医药器材保养等开销,而私人诊所看诊费却27年没有调整,当周围很多东西都在涨价的时候,问诊费不应原地踏步,因此是时候做出调整了。

他认为,调整看诊费不只是对医生专业的认可,也可让医生运用在支付各种诊所的运作开销。

他表示,身为医生有回馈社会的义务,面对穷苦、老人院、残障院的病人来看病,他不只会免费看诊,甚至也会免费配给药物。

他相信很多病人会体谅医生的处境,尤其是现在什么东西都涨价,病人也会明白的。

“医生在工作上全力以赴,甚至牺牲与家人相处的时间,有些诊所开到晚上,或是24小时服务,以方便有需要的人随时可以找到医生看病。”

视情况斟酌收费

“我们是抱著服务人群的心态来为大众服务,即使门诊费调整后,也未必会收取顶价的诊费,而是视情况斟酌收费。”

他说,目前看诊费是10至35令吉,但每个病人的病例不同,最终收费还是要看使用什么药物,而这些药物费用有贵也有便宜。

雷国华:相信看诊费大同小异

私人诊所医生雷国华表示,病人去看医生,会担心看诊费涨价,但他向病人派定心丸,认为一旦私人诊所看诊费调高了,相信最终病人看医生的费用还是大同小异的。

他指出,私人诊所医生收费的方式是以看诊费加上药物费来计算,政府规定私人诊所收取10至35令吉的看诊费在27年来没调整,而医生只好仰赖从配药收费中取得平衡来经营诊所。

不随意涨留客源

“一旦私人诊所看诊费调高后,医生可将配药收费做出适度调整,这样一来,病人的看诊费大致上还可以保持,除非是药物涨价了。目前,一般普通病况看医生费用在50至70令吉之间。”

他说,病人如果发现看医生的费用增加了,也会做出其他选择,而导致医生面对病人流失的情况,因此为了留住病人,医生也不会随意涨价。

他透露,身为医生会试著了解病人的家境,如果发现病人面对经济问题,会给予病人折扣,作为回馈社会。

他指出,政府在1992年规定私人诊所门诊费为10至35令吉,过后在2013年做出重新检讨,将私人医院门诊费调高到30至125令吉间,当时却遗漏了将私人诊所的看诊费与私人医院的门诊费一起做出调整,而形成如今的差异。

“如今所说的调高私人诊所诊费,我认为其实原本是同步调整,只是现在才来追回同样的门诊费,不算涨价。”

王祥安:收入不稳有苦自知

家庭医学专科医生王祥安表示,医生给外界的印象属于高收入群,其实不然,诊所与其他门市生意一样,受市场经济的影响,收入也不稳定,有苦自己知。

他说,在百物涨价的环境里,经营诊所面对租金、水电费、员工薪酬、执业保险、药物起价,还有第三方管理者拖欠3至6个月医药费,导致现金流转出现问题的影响,过去几年就出现数百间诊所倒闭的现象。

他认为,调整诊费不会影响现有市场医药付费,主要是向第三方管理者或企业争取调整27年来不合理的专业诊费。

体恤病人经济压力

“医生们会体恤病人的经济压力,通常会依据病人的背景来调整诊费及药费,甚至不收费,这是多年来医生及病人之间建立的默契。”

“如今的问题重点是卫生部不只没有将自1992年设定的诊费作出调整,且还建议贸消部实施药物价格管制,如果看诊费不调整加上进行药物管制,这将会严重影响医生的收入,导致原本苦苦经营的诊所雪上加霜。”

从小立志当医生的他指出,通常刚起步的新晋医生是依靠贷款来运作诊所,在背负高额贷款压力之际,也为病人谋福祉,需要自费深造装备,以成为更好的家庭医生;动辄花数十万令吉来提升诊所设备,比如超音波机器来为病情做出诊断,这一切都是在没有任何支援下,辛苦努力靠个人诊所的收入一步步实现的。

“卫生部的2项决定将导致新一代的医生因有限的收入而放弃深造,当医学知识水准停滞不前,就会严重影响家庭医学医疗素质的进步。诊费调整其实可帮助医生从企业界的医药福利或第三方管理者方面获取合理的专业诊费,进而用作提升自己来为更多病人带来更好的服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