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店铺租金,21年最大跌幅!

反送中风暴下,香港许多店家生意大受影响,连带波及商铺租金,第3季整体店铺租金与上季相比就大减10.5%,是1998年第一季以来的最大季跌幅,预计第4季还有5%至10%的下跌空间。

官方香港电台周二引述国际物业顾问世邦魏理仕集团,作了上述报导。

据表示,中美贸易战和反送中社会冲突,对第3季的香港消费造成负面影响,越来越多零售商因为持续的示威活动,对扩张或搬迁变得更加谨慎,但上季仍有时装和化妆品零售商签订新租约。

至于商场店铺方面,世邦魏理仕表示,虽然整体商场零售铺租金维持平稳,但部分业主向租户提供暂时免租措施。

不过分析指出,示威持续发生在大型商场附近,估计将拖累商场店铺新租约租金下跌。

世邦魏理仕香港顾问及交易服务商铺资深董事温运强表示,有别于2014年的“占领中环”运动,近期的示威活动遍布各个地区,因此对零售商和业主影响更大。

他说,目前的冲突若持续下去,零售市场有可能陷入较长的低迷期。… Read More

Read More »

泰国进入凉季,曼谷最低温仅摄氏15度。

大曼谷地区今年凉季可能出现摄氏15的低温。

泰国气象局宣布,泰国预计10月17日开始进入凉季,今年温度将较低,一向四季如夏的大曼谷地区今年凉季甚至可能出现摄氏15到17度的低温。

曼谷邮报和民族报报导,泰国气象局局长普维扬周一宣布,10月17日开始到明年2月中是泰国的凉季,全泰国平均温度预计为摄氏20到21度之间,低于去年的21.9度。

泰国东北部日前遭逢严重水灾,普维扬表示,进入凉季后,泰国北部的降雨将减缓,不过南部的雨势将会继续。

普维扬表示,北部和东北部的清莱府、难府、那空帕农府以及沙功那空府的温度将比往年更低,达到7到8度左右,大曼谷区甚至可能只有15到17度;在山区可能会出现结霜。

这不是泰国第一次出现如此低温,2016年1月由于北半球寒流袭击亚洲,当时曼谷出现过16度的温度,泰国气象局的资料显示,1955年曼谷曾经出现过摄氏9.9度低温。… Read More

Read More »

大马女穆斯林认同一夫多妻制,调查:仅30%容许丈夫再娶。

穆斯林女权组织“伊斯兰姐妹”(Sisters In Islam)的最新民调显示,10个穆斯林女性之中,就有7个认同穆斯林男性可以行使一夫多妻的权利。

但是,只有近1/3的受访者允许丈夫在夫妻俩还在一起时,另娶一名妇女。而2/3的受访者认为,如果丈夫决定再娶一名妇女,妻子可以要求离婚。

该组织今日发表调查报告指出:“约70%的受访者认同丈夫可以实行一夫多妻制,前提是丈夫可以公平对待每一位妻子。不过,仅32%受访者会允许其丈夫再娶另一名妻子。”

这项由益普索(Ipsos)调查机构进行的民调,名为“观感与现实:大马穆斯林妇女的公众与个人权益”的民调,从2018年至2019年分两个阶段,共访问了675名年龄介于19至55岁的女性。

调查发现,来自东海岸如吉兰丹州、登嘉楼州和彭亨州的受访妇女,对一夫多妻制的认同比例最高,即79%,超过其他地区如南马(69%)、北马(66%)、中马(65%)以及东马(67%)。

多年来,随着1984年伊斯兰家庭法(联邦直辖区)法于1994年和2005年进行的法律修正,现任妻子的权利越来越受到剥夺。

1994年的修正案允许秘密的一夫多妻婚姻,方法是允许对未经法院许可的非法婚姻进行登记,并支付少量罚款。

原本想要娶多一位妻子的穆斯林男子,以前必须证明再娶是“正义和必要的”,但2005年的修正案将之放宽为“正义或必要的”,导致连丈夫外遇或通奸也可能被认为是“必要的”。

SIS先前与国立大学(UKM)、理科大学(USM)和马来亚大学(UM)在2007年至2012年之间合作进行的调查还显示,一夫多妻制通常是未经法院批准秘密进行,在现任妻子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引起家庭纷争。… Read More

Read More »

疑烧垃圾时中暑晕倒,华妇跌入火堆亡!

焚烧垃圾却酿成命案!来自淡边的华妇在住家附近焚烧垃圾,疑中暑晕倒而倒卧在火堆中,在被邻居发现时,已经惨被烧死。

丘玉青遗照

这起罕见的命案是于今日下午4时左右,发生在淡边运达花园。死者是52岁的丘玉青(餐馆招待员),而她与夫婿陈进昌(55岁)共育有3男1女。

发现死者出事的邻居叶汉良(左起),心有余悸地向友好陈金昌与朱金华讲述事发经过。
发现死者的邻居叶汉良指出,案发时,他正在家中观赏电视节目,而屋外不断传来浓浓黑烟,他好奇眺望,竟然发现火堆中有人躺卧,而且已经完全没有动静,因此就高喊救命,要求四周邻居协助。

他说,他和邻居在第一时间联络上淡边消拯局,也和邻居一起灭火,而死者遗体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死者身份。

“随后,死者的家翁凭著各种特征,认出了是自己的媳妇丘玉青,并立刻联络儿子陈进昌回家。”

陈进昌也说,他太太在午间都有铲除野草的习惯,想不到如今却因为意外而逝世,让他及孩子都无法接受。

淡边警方在接获投报后,也封锁了现场进行调查,也排除了刑事成分,把死者遗体送往淡边县医院太平间进行剖解。

不过,根据当地目击者声称,在焚烧垃圾处有水泥矮墙,因此相信死者是中暑晕倒时后脑敲打到泥墙而昏迷,以致倒卧在火堆中惨被烧死。

无论如何,真正的死因需等待解剖报告出炉。

死者夫婿陈进昌(左)接到消息后赶回家,他因无法接受爱妻因意外而逝世,而满脸忧伤。右为次男陈子健。… Read More

Read More »

1/5大马穆斯林女性相信,丈夫可教训“不听话”妻子。

穆斯林女权组织“伊斯兰姐妹”(Sisters In Islam)的最新民调显示,有21%的大马穆斯林女性仍然相信,丈夫有权以“殴打”的方式来教训“不听话或是不忠实(nusyuz)”的妻子。

该组织今日发表调查报告指出,这是我国穆斯林妇女普遍相信的现实情况,而这种“不服从”包括未经丈夫同意就离家,乃至拒绝性行为。

这项由益普索(Ipsos)调查机构进行的民调,名为“观感与现实:大马穆斯林妇女的公众与个人权益”的民调,从2018年至2019年分两个阶段,共访问了675名年龄介于19至55岁的女性。

调查发现,“令人担忧的是,有21%的受访者认为,丈夫有权殴打妻子。 在接受这一观点的人中,就是以nusyuz的概念,作为丈夫教训妻子的正当理由。”

该调查还发现,几乎所有受访者(占97%)都说穆斯林妇女必须服从丈夫,并以这种绝对服从,作为所谓“好妻子”的定义。

而88%受访者认同,在没通知丈夫的情况下自行离开家里,就是“不听话(nusyuz)”。

而受访者认同其余的“nusyuz”行为包括:拒绝与丈夫同住(54%)、拒绝进行洞房(52%)、拒绝为丈夫开门(50%)或丈夫拒绝接听丈夫的电话(46%)。

报告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她们认为丈夫可以殴打妻子。她们认为这是妻子们的违抗行为,因此允许丈夫殴打。”

报告解释说:“这直接违反了可兰经的原则,完全与先知穆罕默德的作法相抵触,因为先知在任何情况下都从未打过妻子。”

但是,对妇女进行惩罚的人通常会引用宗教经文,作为支持殴打“不听话的妻子”的正当行为。… Read More

Read More »

郭素沁:教育部已批准·,棕油列入明年学校课程。

针对此前4家大马公司的油棕园,驳斥印尼政府的指控,否认它们的子公司在印尼经营的油棕园因林火而被封锁一事,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表示,目前烧芭调查报告仍在进行中,也尚在等待印尼政府的调查与回应。

她说,其中被点名的4家公司,印尼政府都有委派地方官员到实地考察,因此有关报告仍在等待中。

“首先必须理清的一点是,每家公司在申请时就有明文规定,不能进行露天焚烧,这是不允许的,印尼法律严谨,而且本地企业不可能冒险犯法,很多时候都是当地村民欲翻新农耕地,才会进行传统的烧芭行为,因为这样不用顾忌成本问题。”

她今日出席森那美棕油体验中心推介礼时表示,马来西亚与印尼企业可进行讨论,如何预防露天焚烧造成烟霾的问题,以免两国持续饱受烟霾的煎熬。

“当然这也是不简单的,印尼政府也亲自到现场视察,发生林火的原因,当局也很极力在解决了,惟涉及范围太大,灭火的同时也要解决烟霾事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森那美在油棕种植业已有逾百年的经验,从1985年起就没有在进行任何露天焚烧活动,惟,该公司此前还被印尼点名涉及烧芭活动事件,我感到同情。”

逾百英亩园主须申请认证

另外,郭素沁指出,明年2020年1月起,凡是手持超过100英亩油棕种植园主,必须向政府申请大马永续棕油认证(MPSO),若没有该认证的园主将不被获得更新执照。

她表示,油棕种植业频频遭竞争对手扭曲价值,惟棕油是马来西亚第三重要出口业,因此我们还是必须从小教育孩子原产品的知识,以期国民就能认识国家原产品。

她说,教育部已批准,将在明年把有关棕油营养价值的内容,纳入课程纲要内,以便让孩子对棕油能有所认识。

询及2020年财政预算案是否有包括推广棕油的预算或计划?郭素沁表示,联邦政府在这方面拨出了2千700万令吉,以作为推广棕油之用途。

“我们也会使用这一笔费用,举办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以期推广‘我爱棕油’运动。”

配合2020旅游年,她表示,之后会与旅游部商讨将森那美棕油体验中心列入旅游景点之一,以便让本地与外国游客有机会更深入了解及认识棕油。

随着位于“加厘岛”(Pulau Carey)森那美集团取得最大的可持续棕油认证(CSPO)的棕油体验中心落成,至今为止每月大约会有400至500人来参观棕油体验中心。

森那美种植董事经理莫哈米希米表示,棕油体验中心设有油棕博物馆,前来参观的人士就能了解其中的历史与知识,希望该中心的落成能更有效帮助推广‘我爱棕油’运动。

他表示,该体验中心在假期时段都会有不少学生团体来参观,相信学生在参观的过程中都会获益不少,同时也欢迎有兴趣的民众前来参观。

出席者尚有森那美种植首席顾问兼评估员拿督法朗基、无拉港州议员黄诗琪、莲花苑州议员黎潍昌、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等。… Read More

Read More »

霹男感染兹卡!今年首宗确诊病例。

卫生部证实,该部在本月12日接获来自霹雳卫生局的通知,疑患有兹卡病毒的一名男子,在13日进行的检验报告呈阳性;这也是我国今年第一宗被验证感染兹卡病毒的个案。

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周二发文告指,这也显示,自2016年至今,我国感染兹卡病毒的患者再添一人,总数共9人。另8人是在2016年被感染。

他说,这名新病患是一名30岁的大马男子,患者是在9月26日开始出现兹卡病毒的症状,出现呕吐及腹泻。隔天|(27日)便入院接受检查,并在2天后(29日)入住加护病房;接受治疗之后,患者情况逐渐稳定。

“地区卫生局在接获通知后,即刻采取应对措施,检查黑斑蚊孑孓的滋生地点,并发出警告信要求清理高风险区及喷洒蚊雾。”

诺希山:证实霹雳州一名男子感染兹卡病毒。

他说,该部非常关注有关兹卡病毒一事,并透过全国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PRC)在监控。在出现确诊病例后,该部也已发出通函给各州卫生局,提防及严密监督有关兹卡病毒的事项。… Read More

Read More »

空中救援失误妇女坠落,日本消拯官员鞠躬道歉。

“海贝思”挟61年来最强台风之势,上周六登陆日本后带来广泛破坏,截至昨晚造成至少56人死亡及16人失踪,另有逾200人受伤。当局周一出动超过10万搜救人员展开搜救工作。

其中,日本消拯及救援队伍在进行搜救行动时发生严重失误,导致一名妇女因人为疏忽而不幸丧命。

台风袭击期间,当局出动多架军用及消防队直升机在多地展开搜救,救出多名困在屋顶和阳台的灾民。

然而,福岛县磐城市的一架直升机在救援行动中出现失误,导致70岁的妇女从高度约40公尺处向下坠落身亡。

日本消拯局在事后的调查发现,该妇女在被直升机从地面拉上空中前,其身上的绳索并没有妥善地捆绑,最终造成这起悲剧。

在昨日(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数名消拯局官员针对这起人为疏忽事件,弯腰鞠躬并公开道歉。… Read More

Read More »

500年中国古画放大10倍,专家惊见诡异景象。

在明朝,有位画家仇英绘制了一幅《南都繁会图》,画出南京当时的城镇风貌与繁华景象,被誉为是南京版《清明上河图》。

不过有专家将这幅名画放大10倍仔细查看后,竟然发现在画中的一角,坐着一位「带眼镜的男人」,这让不少人惊呼,「原来眼镜这么早以前就有了吗!」

综合报导,《南都繁会图》全长350公分,宽44公分,虽然具体创作时间难以确定,不过从画家仇英本人的生平去推算,估计这幅画大约在1520年左右绘制,至今已有大约500年历史。

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表面许多地方都已经出现模糊、毁损的情况,为了妥善保护,因此被收藏在国家博物馆中,属于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一直没有对外展出,直到南京为了开发秦淮河文化资源,2度至北京求画,才在国家博物馆的支援下,以扫描画作的形式揭开面纱。

就有专家为了具体研究明朝期间,南京市井小民的生活状况,将画作放大10倍,不过这一放大,竟发现在其中一间店铺内,有名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人群中。

这一发现令外界相当震惊,毕竟大部分人都普遍认为眼镜是美国发明家富兰克林为了让罹患近视和远视的自己能看得更清楚,而在1784年所发明。

为了查证,专家进一步翻阅相关文献,注意到南宋作家赵希鹄在《洞天清录》写到「靉叇,老人不辨细书,以此掩目则明」,这里的靉叇是阿拉伯文「眼镜」(alunwainat)的音译,指的是老花镜。

由于赵希鹄是生活在1170年至1242年间的人,而西方最早有关眼镜的记载是从13世纪后半叶开始,因此专家推测,「眼镜最早其实是由中国发明的。」

那么眼镜到底是怎么从中国传到西方国家的?有种说法认为是意大利探险家马可波罗在元朝的时候将它带回义大利的,毕竟他在著作《马可波罗游记》中曾写道「1260年时,中国的老年人看小小的字都要戴眼镜。」… Read More

Read More »

大道路面有黑油小心!导致3车失控打滑引发车祸。

加叻大道第35.7公里处路面昨夜出现大量的油,导致3车失控打滑而引发车祸,包括一辆罗里及2辆轿车,所幸并没有人命伤亡。

这起意外于昨晚10时许,在上述大道往隆市方向的路段发生。

雪州消防及拯救局发言人说,当局接获投报后,从士拉央消拯局派了6名消拯人员及一辆消防车到现场展开救援;消拯人员抵达后,发现马路上一大片油,导致一辆1吨罗里及2辆轿车失控打滑。

“消拯人员随即进行清理工作,后交由大道工作人员接手处理。”

此外,雪州交通调查及执法组主任阿兹曼警监指出,该意外的调查还在进行中。

这起事件也导致大道严重堵车数公里,并且一度中间及快车道的道路被关闭,以进行清洗工作,直至凌晨3时许交通才恢复顺畅。… Read More

Read More »